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秘密女友备忘录之培训同居篇
秘密女友备忘录之培训同居篇

(九)中秋醉酒

不知不觉又到了每年一度的中秋节,考虑到这时候回家的人太多,我们四个决定都不回去,准备聚在一起过中秋。可能是第一次和自己心爱的人在外面同居(尽管不是光明正大的同居)过中秋,两个丫头显得异常兴奋,叫嚣着要我和李文见识一下她们的厨艺,不过最后显然对自己的厨艺也没什么信心,索性决定做一顿火锅。

想必大家都知道,DIY火锅真的没什么技术含量。暐暐俩人对超市买来的各种食材简单地处理一下,再加上一包火锅料用电磁炉一煮,一锅丰盛的火锅就算大功告成了。虽然做法很简单,但胜在自己买的食材丰盛又是真材实料,再配上红酒和啤酒确实让人食指大动,四个人围着餐桌就是低头狂吃。为了赶着看晚上八点的中秋晚会,我们在七点多就完成了战斗,收拾完毕后便一起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喝酒。

虽然房间里有空调,但由于刚吃了火锅还有正在喝酒的原因,几个人都是大汗淋漓的样子。我和李文早早就脱掉了上衣,露出一身健硕的肌肉坐那儿玩色子品酒。而两个丫头显然受不了自己一身的汗液,两人一起去浴室冲澡去了。

「两个六!刚哥,你是不是把暐暐姐已经拿下了?」李文这小子也是明知故问,上次都偷窥了一次了还装傻问我。

「三个五!额~算是吧,你怎么发现的?」我也故作诧异的样子,同时不忘摇一摇色子。

「嘿嘿!你俩动不动就一起失踪,这么明显的事情,连晓萍都能猜到。」李文嘿嘿地笑着向我解释,「三个六!」

「嘘!你和晓萍要保密啊!萱萱(正派女友)还不知道呢!」我连忙向李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萱萱知道了可是会死人的!四个五!」

「嘿嘿!那是当然!刚哥你可真厉害!」李文一脸贱笑地向我竖了一下大拇指,「四个六!刚哥,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

「开!哈哈!你输了!有啥事喝酒先!」「再喝一杯!」「前面是输了的酒!这杯才是求人酒!」借着这个机会我把李文连灌三杯。

「嗝…哥你太狠了!嗝…」李文连着打了几个酒嗝这才缓了过来,「我就是想和晓萍住一块,正好你和暐暐姐也能住一起不是。」

「放心!我和晓萍决定会保密的!」李文看我面有难色又连忙拍着胸膛保证。

「好吧!我一会和暐暐商量一下吧!」其实我心里也是早想这么干了,不过碍于这种秘密恋情,不好换房间罢了。

李文看我答应了自然是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又专心和我玩起了酒。

正玩得起劲儿时,却听见后面浴室的门开了。我和李文不由同时回头望去,这时发现一大一小美女穿着一款既性感又清凉的睡裙聘聘袅袅地走了出来,顿时看得我和李文俩人双眼发直。

为什么说睡裙是一款呢,因为我知道这是暐暐前些日子买的一大一小两件同款式的真丝睡裙,一件好像一千多,还各搭配着送了一条同色的蕾丝丁字裤。大的是紫色的,是暐暐自己穿的,而小款则是一件粉色的,被暐暐直接送给了晓萍。暐暐买的衣服一贯性感,而这两件睡裙自然也并不例外。

这款睡裙上半部分倒好,也就是吊带加V领露出少半个胸部和乳沟,仅仅算是普通的性感而已,不过类似胸罩的蕾丝设计被顶出两个小突起,显然暴露出没有穿胸衣的事实。然而能让我说性感的衣服自然没这么简单,秘密就在睡裙的裙摆处。如果乍一看,稍显宽松的裙摆都超过了大腿根部10公分左右,反而倒是显得有些保守,但是一旦走动起来,就会发现裙摆两侧有两道长长的开叉,一直延伸到接近腰间的位置。这样一来,即使走动的步子很小,也会隐隐约约地露出小半个雪白的屁股。

暐暐买的时候显然也没有注意到这两条开叉,买回来后还被我调笑说买了一件情趣内衣,于是就仅在我俩独处的时候秀一下,而平时都是束之高阁。没想到我怂恿了很久都不肯在大家跟前穿,今天却这么大胆地穿了出来。

「看什么呢!色狼!」暐暐少见地泼辣了一回,只见一双美眸圆睁,狠狠地剜了我们俩个男人一眼,我和李文只好讪笑着转移了视线。

暐暐还是相对大胆,尽管仍是有些羞涩,但平日里也是被众多色狼眼神锻炼过的女神,所以被俩男人直勾勾的眼神盯着还能落落大方地坐到沙发上。而晓萍就完全不一样,只见小美女一手抱住胸口,一手死死按住裙摆,俊俏可爱的小脸蛋儿涨得通红,低头挪了老半天才坐到了李文旁边。

美人归来,我们自然不能再光顾着玩酒,于是开始边喝酒边看起了晚会。两个丫头的酒量显然不大,虽然是边喝边看电视,但一阵就喝多疯了起来。由于今年的晚会节目全部都是歌曲,所以俩个丫头一会儿拿起空啤酒瓶作麦克风,跟着电视上的歌手大声和唱,一会儿跟我和李文玩色子拼酒,浑然忘了极易走光的睡裙。

而李文早被刺激的在短裤上支起了一个大帐篷。我还好些,偶尔瞄一下晓萍时不时露出的臀肉,毕竟见得多了多少能有些抗体,而李文这小子却是死死盯着暐暐的下身,一副恨不得钻进去的样子,就是不知道要是晓萍知道了会是怎样的心情。

正所谓「美人相伴酒俞欢」,也不知道喝到什么时候,我们几人全部醉倒在了沙发上,节目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

大概到了半夜1点多,我被电视声吵醒了,起身关掉电视,然后撒了一泡酣畅淋漓的尿后,顿时醉意就散了六七分。而此时窗外明月高照,温柔明亮的月光穿过落地窗倾洒在客厅的木地板上,让人不仅有种身在白昼的错觉。

借着月光,我看了看李文,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躺在了茶几前的地板上,此刻正仰面呼呼大睡,于是不禁心中暗自得意:「小屁孩,让你们跟我拼酒」。

再看两个丫头,干!这画面太诱惑了吧,只见一大一下两个美女并排仰躺在贵妃位上,睡裙的下摆几乎都退到了腰间,两双美腿连同浑圆的翘臀被月光映的雪白,而大腿根部的白色蕾丝丁字裤紧紧勒在粉嫩的阴唇间,透着一股湿漉漉的气息。

「嗯~」正在我观察间,沉睡中的晓萍嘤咛着扭了下身体,却不料双肩上原本就滑开一半的吊带全部脱落,一对乳球露出了大半,两个粉褐色的乳头挺立在空气中,并随着呼吸一晃一晃,渲染出一幅充满诱惑的画面。

整个房间的空气顿时炽热了起来,胯下的鸡巴像是被战士举起的长矛高高地耸立了起来。我强按住冲动,连忙取来DV架在电视顶部,随后除掉我和晓萍两人的衣物。这时发现,晓萍的小穴的湿度稍显不足,于是便用手指伸进去抠挖了起来,不一会就一片淫水就汩汩而出。而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直接将怒涨的长矛狠狠地刺入了花径。

「啊~」晓萍一声娇吟,大鸡巴破入子宫的刺激弄醒了她。只见晓萍艰难地睁开双眼,而涣散的眼神对焦了半天才看清了情况。

「啊……不要……不要……在这里……求你……了啊……刚哥……啊……」

认出我的晓萍轻声哀求着我,眼睛一下噙满了泪水。

「嘿嘿!」我淫笑一声,鸡巴死死顶在她的花心,扭动粗腰用龟头研磨起了花心里最柔嫩的地方。

「嗯……啊……」很快晓萍眼神就迷离了起来,身体发软,不一会反而呻吟着求我动一动。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快速地摆起了腰部,大鸡巴深进深出,稚嫩的小穴被「噗嗤~噗嗤」干得淫水四溅。

我干得兴起,一把转过晓萍,用小孩撒尿的姿势将她抱起,然后走到李文面前,双腿跨在他胸口两侧,蹲成马步后便再次将鸡巴插入晓萍的小穴。这时我和晓萍的结合处刚好停在李文面部上方,李文只要睁眼一看,就能看见他小女友的嫩穴被我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

「刚哥……不啊……不要在……小文……面前啊……求你……求求你了……

啊……「晓萍苦苦哀求着我,而柔弱的娇躯无力的挣扎着。

「那你叫我爸爸!」我故意威胁着晓萍。自上次肛交时暐暐叫我爸爸后,我也开始喜欢上了这种乱伦的称谓。

「啊……不……不行……」「啊……爸爸……求你了……爸爸不要啊……」

晓萍很快就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

「嘿嘿!真是乖女儿!」长相稚嫩的晓萍显然更让我有父女乱伦的代入感,于是我非但没有离开李文,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爸爸……快走啊……爸爸……不要啊……小文哥哥……会……会发现的……啊……」晓萍似乎想挣扎,却被下面的大鸡巴完全控制了肉体。

「放心,他醉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一边说一边挺动腰部(李文喝醉酒后是完全的不醒人事,一般人根本叫不醒他),「爸爸会好好疼你的!」

「噗嗤~噗嗤~」又是在男友跟前,又是父女乱伦的称谓,两种背德所带来的巨大刺激让晓萍的娇躯不停地颤抖着,小穴中的淫水源源不断地涌出,并随着抽插滴滴答答地淋在李文的脸上,一部分液体甚至直接溅入他半张的口中。

「在你男朋友跟前干你爽不爽?」我故意问晓萍。

「啊……不要说……不要说……啊……」晓萍显得羞愤难耐,然而口中却不由自主地呻吟着,更让我意外的是,小穴里的嫩肉居然连续紧缩了几下。

「你看你下面的小嘴多诚实,爽得流这么多口水,你看,都流到小文嘴里了」

听到这里,晓萍竟真的低头看了看。

「啊!」晓萍一声尖叫,羞愤交加下居然被刺激到了高潮。小女孩的身体真是敏感啊!为了忍住精意,我赶紧拔出鸡巴,紧接着一大股淫水从小穴中涌出,倾泻在小文的脸上。

「咳~咳~呕~呕~」李文居然被淫水呛着了,干呕了几下,却又继续打起了呼噜。

我放下晓萍,让她跪在在李文的胯间,又掏出李文半软的鸡巴让她含,「你这么心疼小文,就给他亲亲鸡巴吧!」

「不要……小文会醒的……求你了爸爸!」晓萍一脸惶恐的样子,柔软地挣扎了起来。

「再不听话,爸爸就把他叫醒!」我出声恐吓着晓萍,同时双手捏住她翘翘的小屁股从后面插入鸡巴。

「啊!」晓萍一声哀鸣,随后屈服地将李文的大鸡巴勉强含入口中。

「唔……唔……唔……」随着我摆动腰部,晓萍被自己男朋友肉棒塞满的小嘴不断发出含糊的呻吟,而我十指深深的陷在晓萍两片雪白的臀肉中,用力捏紧她的小屁股,快速的抽送挺动起来,强烈的撞击发出响亮的「啪!啪!」声,白沫还有淫水自红肿湿润的肉唇和鸡巴间溢了出来。这种和她男友一起干的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晓萍双手撑在李文的胯间,纤细的美腿由于被我连续顶撞,不由自主地并拢在一起来抗击巨大的撞击,臀部高高的翘起。而我那粗硬硕长的凶器,时而整根抽出再全根刺入,时而浅浅插入拔出,有时还会全根插入顶住她的花心研磨。在如此充满技巧的刺激下,晓萍不断地闷声尖叫,居然连续来了几次高潮,泛滥的淫水像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把我的阴囊和大腿弄得湿淋淋的,而地面更是淌下一摊透明的积液。

「啊……」晓萍猛地吐出口中的肉棒,抬头一声尖叫,娇躯一阵颤抖后竟然昏倒在李文的身上。

「真他妈的扫兴!」我暗骂了一句。

「叭!」的一声,我拔出湿淋淋的大鸡巴,柔嫩的小穴中瞬间向后喷出一股淫水,倾泻在地面上。考虑到李文还在,不敢把晓萍玩得太狠,于是我把昏睡的晓萍抱回了她们卧室。

接下来只好让暐暐再满足我的兽欲了。我很快退下了她的睡衣和小丁,却发现暐暐醉的要比晓萍沉多了,确定她不会突然醒来,我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凌辱的想法。于是便把她抱到李文身边。

「刚干了你女朋友,现在补偿补偿你!」说罢我把一丝不挂的暐暐放在李文身上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然后拿手机疯狂地拍照。一会儿让暐暐趴在李文的档间,将李文的已经挺立的巨棒靠在她诱人的小嘴上;一会儿让暐暐骑在李文身上,一双大奶压在李文的脸上,甚至让暐暐的骑在李文的面部,让小穴紧贴着他的嘴……拍得不亦乐乎。

拍完照后我便来到暐暐的身边,让她跪趴在李文的旁边,然后从后面伸出双手,开始玩弄她的两只大奶子。在我的肆意揉捏下,两只粉褐色的小蓓蕾膨胀挺立了起来,暐暐的双腿开始不安地扭动,还时不时地用力夹一下,同时诱人的小嘴中哼出柔媚的呻吟。

看到暐暐发情的样子,我一手继续揉捏着乳房,另一只手滑向两片雪白臀肉的中间。柔嫩的小穴已经湿得一蹋糊涂了,于是我挺起依旧硬的像石头的鸡巴,从后面缓缓地插进暐暐的小穴中。我并不着急,大鸡巴慢慢地、一进一出地做着活塞运动,而暐暐也开始呻吟了起来。

插了一会儿,暐暐的一双媚眼缓缓睁开,但却始终没有焦点,依旧是一副没有意识的样子,显然比晓萍醉得厉害多了。

刚开始,暐暐的呻吟还是如泣如诉,后来却越叫越大声。我一看情况不对,连忙捂住她的嘴,不过鸡巴却更用力地抽插起小穴,直插得暐暐全身发软,两条玉腿都抖了起来。在整个肏她的过程之中,销魂的呻吟和肉体相击的啪啪声,与李文的打鼾声混在一起,仿佛一曲淫荡的交响乐。

看着暐暐这副淫荡的模样,我心中好似燃着一团烈火,羞辱她的想法不断地膨胀着。随着我疯狂的抽查,暐暐无意识地呻吟、尖叫着。这时我已经完全被欲望所支配了,两手捏住暐暐的双腕向后拽起,让她上半身腾在半空中,鸡巴不断地插入抽出,同时借着顶送的力量将她慢慢撞向李文。

我和暐暐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地慢慢蠕动到了李文两腿之间,暐暐的上半身虽然腾空,但两颗大大的奶子却是直直垂下,好大一部分都压在两条毛茸茸的大腿上了。我还故意控制着抽插的节奏,让暐暐那颗挺立的奶头和浓密的腿毛充分地摩擦着。这种仿佛做梦一般的凌辱画面,就在我手中亲手实施着。

我停下抽插,再次拉起暐暐的上身,让她的脸靠近李文的跨部。当暐暐的俏脸挪到李文裆部上方时,我慢慢放开了她的双手,让那张美丽的脸蛋完全贴在了李文巨大的鸡巴上。然后又开始挺动屁股,顿时那张俏脸不由自主地蹭起了别人的肉棒,同时两颗大奶球还无耻地摩擦着两条毛茸茸的大腿。

真太他妈的刺激了!如果拍下来的影片让暐暐醒来时看到,不知会怎么想?

正在我不着边际地乱想时,暐暐的小嘴居然主动舔起了李文的大鸡巴。

这个贱人!看着美丽的暐暐给别人舔鸡巴的样子,我心中又是愤怒,却又有种变态的快感,于是狠狠地用大鸡巴杵着那柔嫩的小穴。而迷糊中的暐暐显然以为是在给我口交,竟然一手扶着李文的巨棒张大小嘴含了进去,另一只手用力地揉捏着自己的大奶子。

「唔!唔!」在我连续抽插了几百下之后,暐暐迎来了高潮,浑身轻轻地颤抖着,穴内的媚肉紧紧地绞着我的大鸡巴,同时一股热流猛烈地喷打在龟头上。

而暐暐那被巨棒撑的大大的檀口中流下一大滩口水,打湿了李文的短裤。

我将肉棒抽出后,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个更疯狂的念头。我拔出肉棒,抱起暐暐再往上移了一下,分开她的双腿让湿漉漉的小穴对准那根巨大的肉棒,然后松开双手。「扑哧」一声,暐暐身体的重量使得小穴把19公分长的巨棒居然全根吞没。

「嗯啊~」暐暐娥眉紧蹙、略带痛苦地长吟一声,比我的鸡巴还要长的大肉棒一定插进了暐暐的子宫口,要知道我平时都能很轻松地碰到她的子宫口,更何况19公分的巨棒。

随后我慢慢把暐暐的屁股抬起放下,套弄着李文的肉棒。不一会,暐暐就浪了起来,都不用我的帮助,自己轻摆柳腰,小穴口像一个被撑到极限的橡皮圈,紧紧箍着巨大的肉棒吞吐,大量溢出的淫液把李文的短裤浸的湿成一片。这一幕看得我的肉棒都快要爆炸了,这不就是我幻想已久的3P的好机会吗!

我连忙找出润滑液,摸在暐暐浅褐色的菊门上,又用手指插了几下,然后让暐暐伏在李文赤裸的身上,而我的鸡巴对准菊门缓缓插入。柔嫩的屁眼渐渐地吞下巨大的肉棒,美丽的菊花纹遂渐展开。

「嗯啊~」虽然已经肛交好多次了,可这样突然的插入,还是让暐暐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我巨大的肉棒已经全根插入,菊花洞口的皱褶已被完全挤开,小穴和屁眼像被撑成两个巨大的肉圈,好像橡皮筋一般紧紧地勒在两根巨棒根部,美臀上两个肉洞间的肉膜挤压得跟纸一样薄厚。而我的鸡巴能清晰地感觉到隔壁的巨棒,真是太刺激了!

估计是前面小穴被李文巨棒肉棒塞满的原因,暐暐今天的肛门格外的紧,我强忍着射精的冲动,调整了一下呼吸后便开始缓慢的抽送。而开始逐渐适应过来的暐暐又开始浪了起来,居然自己摇动柔软的腰肢,并且双手揉捏着自己的丰乳,发出一声声销魂的呻吟。

看到暐暐这么淫荡的表现,现在的我已完全不管李文是否有知觉。我疯狂的撞击着暐暐的臀部,恨不得将她小穴整个贯穿!而暐暐在两根巨棒双插的剧烈快感下迎来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而此时流出的淫水已经把李文的短裤完全浸湿了。

我连续抽插了几百下,暐暐再次登上了高潮,小穴连带着直肠强烈地收缩着。此时我再也忍不住精意,大量的精液射在了暐暐的直肠深处。然而李文还没有射,胯下的巨棒依然耸立着。管他娘的!反正我已经爽够了,给暐暐稍微清洗下把她抱回房间后,筋疲力尽的我也躺在沙发上准备睡觉。

可能是刚才连续的性爱太过刺激,我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满是女人白花花的肉体。

大约过了2个多小时,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听到一阵脚步声,接着女洗手间(女卫生间在客厅靠近入户门的地方)的灯光透过磨砂玻璃门照进了客厅。

我起身看了一下,发现李文不见了,肯定是李文憋不住了才去女卫方便吧!

过了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灯光依然亮着,不会在洗手间睡着了吧?别出什么事了!我连忙起身来到洗手间门口,正准备敲门,却听到里面悉悉索索和男人的喘息声。

怎么回事?透过门缝向里边看去。我操!只见李文正拿着暐暐换洗的一条丁字裤给自己的鸡巴打手枪呢!

「呼……暐暐姐……你太漂亮了……呼……我要肏死你……刚才穿这么淫荡……是不是……早就想让我……操你了……呼……骚货……为什么……只给刚哥肏……呼……刚哥……他也……太有福气了……」李文一边套弄着鸡巴一边还自言自语地助兴。

看来李文这小子果然对暐暐有想法啊……突然一个更疯狂的念头从我脑子里冒了出来,顿时连我自己都觉得太变态了!

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我兴奋地浑身都颤栗了起来。好不容易平息了呼吸,我便模仿女生的脚步声走到女卫生间门口,轻轻敲了几下门。顿时里面没了动静,这小子不会吓得痿了吧!见半天没有动静,我又模仿着女生的脚步走向女生卧室,到了门口把门用力地打开,然后悄悄地回到客厅往沙发上一躺,继续装睡。

又过了好几分钟,李文才轻轻地从女洗手间走出来。不出我的意料,他显然听到了女生卧室门的动静,只见他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观察了一会就偷偷溜了过去。正当我准备溜过去偷看时,李文又闪了出来,并且来到我的身边摇了摇我的身体,「刚哥,刚哥,快醒醒!刚哥,咱们回卧室睡吧!」

「嗯……去……别管我……我没醉……我们……继续喝……快喝……嗯…」

「刚哥,你喝醉了,快回卧室睡吧!」

「呼……呼……」我故意不理他,还假装打起了响酣。

「刚哥……刚哥?」李文又叫了几声,这才确定我真的喝多了。于是他起身悄悄走进了暐暐的卧室,我怕这小子又出来,所以依旧假装着没动。

果然,没过一会儿这小子又出来了,只是怀里多出一个人,我悄悄看去。我干!那不是暐暐吗?还没容我多想,李文就抱着暐暐进了隔壁的书房。妈的!现在的90后胆子都这么大吗?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我的心中一片火热。

过了几分钟左右,我约莫着李文应该不会再出来了,于是慢慢起身来到书房门口。书房的门没有关,李文进去时只是随手带了一下,所以现在还留出一条十公分左右的门缝,完全能够看见里面的情况。

我躲在门后向里看去,只见银色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将里面的两人照得清清楚楚。此时暐暐浑身赤裸地仰面躺在地板上,红扑扑的俏脸上蒙着她的眼罩,睡衣、小丁与李文的短裤堆在旁边。而李文撅着黝黑结实的屁股,一头趴在暐暐的两腿中间起伏着,显然在舔弄暐暐的小穴。

李文舔了一阵后,头部开始慢慢向上移动,接着就开始亲吻暐暐雪白的乳房,而手指则扣进了下面的小穴里。

「呃……嗯……不要……讨厌……」随着李文的越来越激烈的动作,暐暐居然清醒了过来(难道是淫水喷多了会解酒吗?),「嗯……刚哥……是你吗……

你怎么……还没睡呀……怎么……大半夜的……欺负人家……嗯……「

李文似乎被吓住了,停了下来,不会被暐暐发现吧,我也是担心了起来,毕竟这事弄开了对谁都不好。

「恩,是我,暐暐。」和我一样的声音从李文口中传来。干!这家伙居然真的冒充我,真是色胆包天啊!但不得不说他很机智,而我一样也借此假冒过他。

「讨厌,大半夜的也不放过人家!」暐暐听到「我」的回答后显然放松了下来。

李文看到暐暐把他当成了我,于是不再担心,手上的动作更大了,后来直接把两根手指插进了暐暐的小穴里面。

「啊……好舒服……刚哥……快一点……我好舒服……」

李文的手指在里面不断地抠挖着,似乎还在摸索着暐暐的G点,大量的淫水被挖出来溅在了地板上,而且嘴里还把暐暐的乳头吸得嘬嘬作响。

「啊……不行了……太舒服了……刚哥……要到了……到了……啊……」似乎是李文误打误撞地挖到了G点,暐暐忍不住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小穴紧紧地夹着李文的手指,而一股淫水从手指边上喷出。

李文显然没有想到暐暐居然是这么敏感淫荡的体质,当时就忍不住了。他起身将暐暐的两腿分开成一个M形,和婴儿拳头般大小的巨大龟头在暐暐的阴唇上不断地摩擦着。

「嗯……刚哥……给我吧……别折磨我了……快给我吧……好不好……我好痒……」

李文听到暐暐的请求,终于忍不住把巨大的鸡巴狠狠地插进了暐暐的嫩穴。

「啊!」「好大……刚哥你今天……怎么……这么大……啊……你啊……太深了……轻点……噢……」暐暐的呻吟声中明显带着痛楚。

然而李文听到反而后愈加兴奋,两只大手按住暐暐纤细的手腕,大鸡巴再次狠狠地一插,将整根鸡巴都插了进去。我干!我平时都舍不得全部插进去,没想到这混小子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这种长度肯定都在子宫口插进了一大截。

「啊!」暐暐又是一声痛呼,「疼……太大了啊……好深啊……今天……怎么这么大……啊……老公……受不了的啊……插进子宫了……啊……把小穴插坏了……啊……哥哥……要死了……」暐暐边求饶边扭动着玉体。

李文却不管那么多,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由于我不断地开发,暐暐显然要比晓萍的承受能力强一些,抽插了一会儿后,就似乎已经适应了李文的尺寸,而之前的求饶声已经逐渐变成了呻吟声,略微的反抗也已经消失,反而有些主动地迎合着他了。

抽插了五六十下,李文停了下来,双手从暐暐的大腿下抄过,一把抱起暐暐,鸡巴依然插在小穴中,边插边走向门口过来,我赶紧闪开,溜回客厅的沙发上继续装睡。

而李文居然抱着暐暐边走边操向这边走来,似乎怕惊醒我,他用嘴封住暐暐的小嘴,而且每走一步都插的暐暐闷声淫叫。

「哒哒哒…哒哒哒…」一阵奇怪的滴水声传来。我循声看去,竟是两人结合处的淫水在滴滴答答地淌在地上,而且随着李文的移动在身后洒了一路。

只见李文先走到茶几跟前,放了一根不知什么时候拿来的录音笔,只见红色的工作灯在茶几上一闪一闪的发光。随后他就抱着暐暐到了我胸前(我是仰面躺在贵妃位上,双脚超着李文的方向),而暐暐雪白的臀部刚好停留在我头部的斜上方。

不是吧!这简直就是现世报啊!刚在晓萍身上这么玩,这么快就被还回来了!我眯眼向上看去,那粉嫩无毛的美穴被李文怪物一般的巨棒撑到了极限,周围挤出一大圈白沫,而大量的淫水汇集在李文阴囊底部,不时地从我面前滴落。

李文可能还是不太放心,只见他用膝盖顶了下我。看我依旧没有反应,他便提起腰部,快速地抽插起来,硕大的卵袋狠狠地拍打在暐暐的股间,发出「啪!

啪!啪!「的响声。

「嗯……哦……哥哥……好大……好舒服……轻点……小心……啊……小文……听……见……啊……」

「那我不弄了!」李文停了下来,故意将鸡巴拔出大半,只剩龟头部分就在小穴口。

「嗯啊……别嘛……人家要嘛……人家的……小妹妹好痒……嗯啊……」暐暐撒娇道,并使劲抬起腰部,试图再次吞没肉棒。

「贱人,真不要脸!居然当着你男朋友的面求别人干你!」明知道暐暐不知情,但我心中还是忍不住暗骂。

然而李文就是不让暐暐如愿,还故意扭动腰部,用巨大的龟头研磨着暐暐的穴口,逗得这张粉嫩的「小嘴」直流「口水」。

「你不怕小文听到吗?」李文故意问暐暐。

「嗯啊……不怕了……好哥哥……好老公……嗯啊……求你了……用大鸡巴……快插我……嗯啊……」

「骚货!那让小文看看我怎么操你的骚逼好不好?」这混蛋果然也有凌辱的嗜好啊。

「嗯……好啊……刚哥……你怎样……都行……可是……小文看到了……要干人家……嗯……怎么办啊……嗯啊……」暐暐也是被我带坏了,很配合地说起了淫话。

「贱人!李文现在就在干你的骚逼!」我暗骂道,然而鸡巴却愈加膨胀。

「那就让李文干干你的骚逼好不好?他的鸡巴比我大多了」李文调戏暐暐的同时,还不忘夸一下自己。

「放你娘的狗屁,不就比我大一点点吗!」我心中嫉妒地骂着,可明明就在前不久,我也这么对暐暐说过同样的话。

「啊……不啊……人家会……被他的……大鸡巴……干死的……啊……」暐暐愈加骚浪。

「哼哼!太迟了,暐暐姐,其实我就是李文!」李文淫笑着,继续以我的名义诱导、凌辱着暐暐。

「啊……不……人家……是刚哥……的女人……啊……小文……你……不能……」暐暐轻易就上当了,还真以为我在和她玩角色扮演。

对了,那还有支录音笔啊!糟糕!这些话都被会被录下来的,难道暐暐也会像晓萍一样被要挟,想到这里我心中居然有种变态的期盼。

「哦?那我停下了!」李文这个狡猾的混蛋,又作势欲停。

「不要……啊……不要停……小文弟弟……快插……啊……姐姐……啊……」暐暐在半空中扭动着屁股,嘴里的话语愈加淫荡,「姐姐……要……弟弟的…

…大鸡巴……啊……快点……「

「骚逼!你不是刚哥的女人吗,怎么要我干你啊?」说着,李文也忍不住暐暐的淫声浪语,狠狠地把大鸡巴全根插进了暐暐的小穴。

「啊!」暐暐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双手把李文的头死命地贴在自己的乳房上,玉背紧绷,一头秀发猛地向后一甩,雪臀上缩,嘴巴大大张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居然一下被插到了高潮。

「噢!夹死老子的鸡巴了!」李文一声怪叫,连忙拔出鸡巴。

「哗~」没有大肉棒的封堵,暐暐小穴中积攒下的大股淫水全部倾泻在我脸上,有不少甚至都溅进了我的嘴巴,弄得我好生狼狈!

「干你娘的,真是在报复老子啊!」我心中愤怒地咆哮着。

「姐姐就喜欢大鸡巴嘛~你的比他大啊!」过了好一会儿,暐暐才回过神来,又配合地说起了淫话。

李文听到这样的淫话,忍不住再次插入,紧接着又狠狠地挺动着屁股,剧烈地撞击着暐暐雪白的屁股。

「啊……好深……好深啊……顶破子宫了……好舒服……不管他了……不管了……小文哥哥……用力……快……用力插姐姐……」暐暐已经彻底迷乱了,居然叫小文为哥哥。

「啪!啪!啪!」雪白的娇躯被身材高大的李文撞的急速起落,一头乌黑的秀发漫空飞舞,同时大量的淫水飞溅在了我的脸上。

「怎么样?我操得你舒服吧?我的比刚哥大很多对吧?」肏着暐暐的同时,这混小子还不忘凌辱一下我。

「嗯……啊……是啊……比他的……又粗啊……又长啊……真的啊……好舒服……」

「那你当我的性奴隶,天天都给我操,好不好?」

这臭小子简直比我还过分,毕竟我只是让他的晓萍做情人而已。等着瞧,既然你这么想,看我怎么把晓萍培养成一个听话的性奴隶。

「啊……好啊……啊……主人……主人哥哥……不行……暐暐……天天……

让你操……啊……会被你啊……操死的……「

「哈哈,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我还没有好好操够你呢!你就好好享受吧,贱货!」

「好舒服……我没力气了……身体都软掉了……」

「嘿嘿!还有更爽的!」李文拔出鸡巴,把暐暐放在地上,「来,转过去!

跟母狗一样趴在地上!「

「嗯……是这样吗?主人?」暐暐听话的转过身,双手被李文扶的撑在我头部两侧的沙发上,而3D的大奶刚好在悬在我脸部的上方。

虽然我看不见,但可以想象到那雪白浑圆的屁股向后高高撅起,真的像一条淫贱的母狗!而暐暐还不断地左右摇着翘臀,同时回过头将一根手指含在嘴里,「望」向李文。

真没想到暐暐会做出这么淫贱的动作!李文这时也被刺激得不行了,两手扶住暐暐的细腰,把大鸡巴狠狠地插进了暐暐的骚屄里。

「啊……小穴被……撑的好大……啊……大龟头……插进子宫了……啊……

用力干我……快点……干我啊……主人……「

「暐暐姐,你怎么这么骚啊?今天穿那么骚,是不是故意勾引我的?」李文一边干一边还不忘羞辱暐暐。

「啊……是啊……姐姐本来……就是个……骚货……啊……就是想……勾引你……救命啊……啊……不行……啊……又插进……子宫了……啊……」

「贱女人!以后只能在主人面前才能这么骚,知道了没有?」李文说着,居然狠狠打了暐暐屁股一巴掌。

「啊……知道了……主人……用力打……打人家屁屁……好舒服……啊……」暐暐居然主动要求李文打她的屁股,我怎么从来都没发现她居然有这种受虐的潜质。

「哈哈!贱人!居然喜欢被人打屁股!暐暐姐,平时看起来你还挺纯的,没想到被人肏逼的时候就变得这么贱啊!」李文一边用力摆动着腰部,一边伸手不断地拍打着暐暐两片白嫩的臀肉上,性器相击的肉帛声与巴掌声响亮地回荡在客厅里,而那双雪白的大奶不停地在我的脸上摩擦,极度淫荡!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救命啊……要死了……啊……啊……」

在鸡巴和巴掌的双重刺激下,暐暐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暐暐雪白柔软的娇躯软绵绵的趴在了地上,而李文却仍然不放过她,两手紧紧紧抓着她的纤腰,依然在她的身后不停地抽插着。

「啊……我已经……不行了……啊……主人……小文哥哥……不要了……啊……不要干我了……啊……人家真的……受不了了……啊……快要死了……啊…

…「

「急什么,大骚逼!我还没射呢!」李文丝毫没有理会暐暐的哀求,「起来躺好!老子要好好肏你的逼!」

暐暐被李文粗暴地扔上沙发,然后让她并排倒躺在我身旁,臀部刚好与我的头部平行。这时李文把暐暐的一双美腿抬起,然后向下一直压到头顶,整个小穴都暴露在李文的目光下。

「居然没毛?谁给你刮得毛啊?」李文这才发现暐暐的阴部没有阴毛的覆盖。

「嗯……是人家……为了……嗯……为了刚哥……刮的……」

「你的小逼真嫩啊!居然还是粉红色的!看它这么紧,刚哥一定满足不了你吧?」李文说着就把大鸡巴狠狠地捣进暐暐的嫩穴。

「啊!」暐暐顿时被插得一声尖叫,「啊……是啊……刚哥他的……鸡巴没有……啊……没有主人大……啊……插得……也没有……主人深……还是主人的……大鸡巴舒服……啊…」暐暐这骚货居然跟李文一起凌辱起了我这个男朋友。

「哈哈!」李文听得眉开眼笑,「我就说嘛,屄这么紧,刚哥肯定也没肏你几次吧?」

「啊……有……有几十次了……不过刚哥……总是……啊……总是很快……

就射出来……啊……从来……从来都没……像主人……啊……一样……能肏这么久……啊……「这骚蹄子!居然这么凌辱我,看我下次不肏死她!

「那你就好好享受主人的大鸡巴!骚货,干死你!」

「啊……爽死了……主人……我快死了……真的快死了……啊……不行……

不行了……啊……「

李文的体力真是相当好,从开始到现在都已经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居然还是没有射出来,暐暐都已经被他干到三次高潮了!

「啊……我……不行了……又死了……啊!啊!」

李文再次拔出肉棒,淫水像喷泉一般从小穴中喷射而出,大量的液体又溅在了我的脸上。这王八蛋,还有完没完了!

等暐暐高潮过去,李文再次插入,剧烈抽插了一阵后喊着:「呼……不行了,我快要射了,骚货!」说着,猛地拔出肉棒边套弄边塞进暐暐嘴里「唔……唔……」

「噢!真他妈的爽!」李文的屁股一缩一缩,显然正在射精。干!这不强迫暐暐给他吞精吗!

「……」暐暐干呕了几下想吐出精液,却被巨棒完全堵住了,于是就在这种几乎虐待的情况下不得不全部吞了下去。要知道暐暐虽然会给我口交,但有些洁癖的她根本不会吞我的精液的,有时偶尔在她口中口爆了还要漱半天口。

「怎么样啊?骚货,好不好喝啊?」李文射完之后,拔出鸡巴在暐暐的俏脸上拍了拍。

「呕……呕……好恶心啊!你这个变态!你再这样人家再也不陪你玩了」暐暐干呕了几下,却发现精液刚才已经咽了下去,只好用手擦了擦嘴边的精液。

「嘿嘿!」李文得意地淫笑着,「这不是憋不住了吗!」

「干你娘的!」我心里恨恨地骂着李文,并开始盘算起晓萍的凌辱计划来,「等着瞧!看老子怎么玩你的晓萍!」

「讨厌!好啦,不跟你玩啦!」暐暐大概自己也觉得玩得太荒唐了,「人家真的不行了,小心小文发现了,快抱人家去洗个澡,要脏死了!」

于是李文抱着暐暐进了女卫生间,然而一阵哗哗的水声后又传出暐暐淫荡的呻吟声……

看来这王八蛋又硬了,想想那根巨大的鸡巴我就觉得一阵嫉妒!这时醉意和疲倦再次袭来,我就再没有去偷看他们,不一会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一直睡到九点多我才醒过来,晓萍和李文已经早早去上培训了,而暐暐却在卧室里睡着。当我来到女生卧室时,看到暐暐两腿间残留着一些精液,而她被打得红通通的屁股下面更是黏糊糊的一片。妈的!看来昨晚李文这混小子又在暐暐体内射了一次!幸亏暐暐在吃那种短期避孕药(暐暐为了让我舒服,就没让我带套套避孕),要不我还真担心暐暐会怀孕。

由于担心李文拿昨晚的录音威胁暐暐,我跑到卧室里把李文的东西翻了个遍,然而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只录音笔,正在我有些焦急的时候,暐暐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手中拿着的正是我苦苦寻找的录音笔。

「我恨你!」暐暐美目圆睁,生气地把录音笔扔在我的身上。

「怎么了?」我故作镇定地问道,心中却是咯噔一下。难道她发现昨晚是李文了?

「你怎么把李文的录音笔插到人家的…屁眼里!」暐暐羞愤道。

干!怪不得找不见了,李文这臭小子太过分了!咦?难道暐暐没有听录音吗?

「塞到那…那里面都给弄坏了,你给人家赔去!」暐暐恼羞的话语很快就解开了我的疑惑,赔个屁!白干了我的女友还没算账呢!

还好是虚惊一场啊!我终于放下心来,于是赶紧抱住暐暐连哄带骗,同时告诉李文昨天商量换卧室同居的事,暐暐听到我肯和她公开同居,尽管只是在李文和晓萍跟前的公开,不但多云转晴而且抱住我的脖子就是一阵香吻。

当天晚上,我们四人就换了卧室,我和暐暐住男生卧室(我完全是为了那个露天阳台),李文、晓萍则住女生卧室。而这下之后半夜间两个女孩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像是互相呼应一样,甚是淫荡,当然前几日俩个女孩到了白天也是少不了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