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娇妻美妾任君尝
娇妻美妾任君尝

話音落下,那照射著地面的銀色光束頓時擴大了三倍的面積.隨著高跟鞋咯嗒的聲音響起,兩個苗條的身影走入至燈光的照射下。

金色底面的金屬超高跟,差不多十五六厘米的程度,筱葵那緊緊被兩條緞帶纏繞的雪白足背上看不到任何青色的脈絡,有的僅僅是雪白的玉脂。十顆玉雕般的完美足趾上塗抹著妖艷的紅色光澤,向上,則有兩條銀鏈子纏繞在她的腳踝上。

光潔筆直的小腿在銀色的光束下閃閃發亮,豐滿的大腿飽滿而修長.豐滿的臀圍,金色的比基尼內褲緊緊包裹著她的下半身,不過一看便知是高叉丁字褲類型。向上,纖細而苗條的腰肢盈盈一握。而那對飽滿的正圓玉乳則彈跳著展現在眾人面前,僅僅被兩塊不到女子掌心大小的六邊形布料包裹著乳暈的部位。

手指與足趾一樣塗抹著妖艷的紅色,就連嘴唇上也被抹上了艷紅色唇膏,帶著淡淡的粉底,脖頸上掛著一串銀鏈子的筱葵披散著滿頭如絲綢般柔順的長發,顯得那麽的妖艷而魅惑。

而在她的身邊,一位身高同樣在一米七以上的歐美女子和她一般的打扮,不過就是將金色的泳衣換成了銀色,將銀質的鏈子換成了金質.淡金色的長發大約有一米的長度,帶著朦朧的蓬松感。瓜子臉型,五官精致而棱角分明。從氣質上看,年紀似乎是二十五六上下,但外在的美貌卻似乎給她降低了數年的歲月。

好一對豐乳肥臀,這個名叫瑟琳娜的女子有著一對不輸於筱葵的豐乳,想必儼然已經是F罩杯以上的級別了。據我估計,甚至是G罩杯也不無可能。兩人手牽著手來到舞臺的正中央,臉上都帶著一絲艷麗的紅色,眉目之間也均是春意盎然。

我和欒雨,還有亞麥提與他的女友艾麗卡,我們都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那覆蓋了正面墻壁的電視屏幕。只見那「小天使」滑著優美的舞步來到了兩位女子的身前,用激情澎湃的聲音高歌道。

「優酷走!歡迎葉小姐和瑟琳娜小姐遲到後的登場!首先,讓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今日的主角吧!」

跳著四小天鵝的步伐,在我的嘴角抽搐下,主持人來到了筱葵的身前。

「我們葉氏集團的總裁葉筱葵小姐今年二十四歲半,火熱島十二花魁之一的她已經是俱樂部當中的老人了,相信大家沒少對著葉小姐的寫真集自慰吧?哦呵呵呵~」

在臺下傳來一陣朦朧的哄笑聲同時,主持人又開始介紹起了這位瑟琳娜小姐。

「我們貝美爾集團的千晶瑟琳娜小姐今年二十六歲剛到,同樣身為火熱島十二花魁之一的她也是俱樂部當中的老人。米娜桑,火熱島最高級的專職攝影師喲,她的自拍錄像咱們在座每個人手中都有一份呢~」

又是一場朦朧的哄笑聲,緊接著,主持人將話筒遞到了兩位女子的身前。

「請問葉小姐和瑟琳娜小姐,你們為什麽會遲到呢?」

只見一直微笑著的筱葵牽著瑟琳娜的手掌,先是在對方一臉嬌羞下親了瑟琳娜的嘴唇一下,隨後便依然微笑著對著話筒說道。

「晚飯的時候,我和瑟琳娜姐姐不小心誤食了三枚米裏斯。要知道,這可是再厲害不過的媚藥了,我和瑟琳娜姐姐在換衣服的時候忍不住互相撫慰了一下。

呵呵,要不是你們再三催促的話,我必須得先跟瑟琳娜姐姐高潮一次不可。「

臺下嘈雜聲不斷,而我也是臉色漲紅,只見筱葵在說完自己遲到的理由後,便瞇起眼睛,頗具男性威嚴地輕擡瑟琳娜的下巴。隨後,筱葵在對方一道毫無抗拒之力的悶哼聲中,在眾人的圍觀下,將自己的舌頭伸入了瑟琳娜的口中,雙蛇交纏了起來。

臺下響亮的歡呼聲此起彼伏,令我懷疑到底是多少名觀眾在臺下觀賞.而在臺上,就見這兩位模特級的美女越吻越是動情。筱葵與金發女郎面對面站立著,一只手繼續托著對方尖尖的下巴,一只手半舉起與瑟琳娜的手掌相互重疊.兩條粉色的香舌如靈蛇出洞般自本人的口中竄出,雙蛇纏繞,舌尖與舌尖相觸,舌床與舌床重疊,隨後再伸入到對方的口腔內,將自己的津液成功送達彼岸。

「哦!天啊,大家看到了沒有,這是多麽美麗的一副場面啊!兩位服食了媚藥的千金小姐在我們的面前深情擁吻!米娜桑,米娜桑!為我們的葉小姐和瑟琳娜小姐歡呼吧!」

觀眾們喧鬧的聲音似乎成為了強效的催化劑,筱葵和瑟琳娜左右手互相纏繞著,另一只手則在輕輕撫摸著對方豐挺的乳房,纖長的紅色指甲在輕柔摩刮著對方深邃的乳溝。兩人越吻越是激情,越吻越是淫蕩,那兩條香舌好似黏在了一起似的纏繞在一起。

我的耳邊傳來了聲音的聲音,亞麥提正摟著自己的女友,輕柔地撫摸著對方豐碩的棕色嫩乳。而在我的身邊,滿臉通紅的欒雨一邊雙目緊盯屏幕,一邊下意識地用手撫摸著自己的泳褲。見到我望向她,欒雨臉紅著將手放在了我的沙灘褲上,輕輕地揉著我變硬了的肉棒。

而屏幕上,在接著親吻了幾下後,兩名臉色緋紅的模特女子,一位是我心愛的妻子,一位是充滿了異國風情的金發女郎,她們共同地望向了觀眾席的方向。

這一次,是瑟琳娜用略帶生硬感的中文說道。

「大家,我和葉的愛撫剛才被打斷了。藥物正在發作,我們能不能先互相撫慰一會兒?」

哄鬧的聲音更響了,我聽不清楚,但那臺下的觀眾們肯定是在大聲呼喚著繼續.果然,在哄鬧的聲音漸漸消停之後,一張柔軟的床墊便出現在了熒幕間,畫面的切換錯過了搬運工。而筱葵和瑟琳娜則一邊輕輕撫摸著對方的手臂肩膀,一邊坐在了上面。

兩個人均使用跪坐的形式坐在墊子上,不過卻是把雙腿分在豐臀的兩側,那十多厘米高的鞋跟朝向舞臺的左右兩側。不過,由於這涼鞋不是後束帶式的,所以在輕輕一蹬之後,鞋子也就脫離了腳掌。

電視畫面迎來面部的近景,兩位美人面對著面,紅潤的臉蛋彼此之間相隔不過一指。嘖的一聲,瑟琳娜主動湊上來親了一下筱葵的嘴唇。隨即,筱葵稍微張開自己的紅唇,將瑟琳娜閉合著的雙唇親著含在了口中。瑟琳娜的眼睛微微瞇著,略略撅起嘴巴,順勢親著筱葵的嘴巴。

然後,舌頭伸了出來,兩位面貼著面的美女無聲地用舌頭互相交纏著彼此的津液。瑟琳娜的個子比筱葵還要稍微高出兩三厘米,這位金發美女低著頭,不斷用自己的舌床舔舐著筱葵的香舌。而筱葵則是輕輕昂起腦袋,不斷地企圖用嘴唇含住瑟琳娜的舌頭.

雙唇分開了,一道銀色的粘液嘶嘶啦啦地連載兩人的舌尖上。但尚未及它斷開,剛剛分開的兩人便再一次吻在了一起。瑟琳娜自上而下地挽著筱葵的脖頸,然後不斷地將自己的舌頭伸入到我嬌妻的口腔內,不斷撩撥舔舐著她的上顎,不斷品嘗著她的香舌紅唇。嘖嘖的水聲無疑顯出兩人的接吻是多麽的親密,金發女郎在不斷侵犯著嬌妻的口舌。

鏡頭漸漸拉遠了,兩位身上僅著比基尼的模特美人上身緊緊貼在一起,那兩對渾圓的乳球正隔著兩層泳衣的布料緊緊貼在一起。一邊接吻著,一邊撫摸著彼此的後腰和豐臀。那緊緊被一道絲帶裹住陰部的丁字褲性感異常,那豐碩白皙的美臀不斷被女孩的蔥蔥玉指撫摸著。

她們親吻著,口中發出欲求不滿的呻吟聲,用力吸啜起對方的津液,二個人幾乎全身都黏在一塊兒,嘴對著嘴,巨乳壓著巨乳,搖動柳枝般的細腰,激烈地磨擦彼此光滑的小腹,到後來竟黏在一起沒再分開.從鼻孔發出滿足喘息,粉紅滑溜的香舌相互糾纏,饑渴的舔著對方的齒床、吸吮彼此的嫩舌和津液,如此地不斷取悅著對方。

「看吶,米娜桑,看吶!這彼此相戀的一對姐妹,正在以她們的千金之軀在我們面前表演著如此唯美的一幕。饑渴的女孩正在同性的身軀上企圖獲得撫慰,這是多麽淫亂的人才會選擇的道路!來吧!米娜桑!為葉小姐和瑟琳娜小姐的精彩表演而高舉自己的長槍重炮吧!」

我的手指出現了濕潤的感覺,而自己的肉棒也突然暴露在了空氣當中。身旁的欒雨將我的手指塞入到了她的泳褲當中,而自己也把我的肉棒解放了出來,正在用她的小手輕輕擼動著。而在我們的旁邊,巨乳豐臀的印度女郎也已經開始給自己的男友吞吐起了那碩大無比的異族男根。

熒幕上的筱葵依舊在和瑟琳娜深情擁吻著,並不斷地撫摸著對方的乳房。自己和她人的泳衣都被解開了,那飽滿的肉球完全裸露在了觀眾們的眼前。瑟琳娜在輕輕揉著筱葵的巨乳,而筱葵也在挑逗著瑟琳娜的乳頭,一般的渾圓,一般的豐碩,一般的充滿彈性。

瑟琳娜松開了自己的嘴巴,帶起了一道銀色的絲線。然後,她雙手捧著筱葵的下巴,開始用自己粉色的舌床大範圍大幅度地舔著她的脖頸和耳朵。筱葵在呻吟著,當瑟琳娜啄起了她的耳墜時,她在呻吟著。筱葵在顫抖著,當瑟琳娜不斷用舌尖向她的耳郭內鉆去時,她在顫抖著。

瑟琳娜在舔著筱葵的脖頸,然後一路自鎖骨順道了她的肩膀上,並不斷發出滿足的哼聲。她用舌尖舔著筱葵的肩頭,並有神地望著筱葵轉過來的臉,望著,然後含住筱葵的肩頭吸啄著。滿足地哼著,開始向下舔著筱葵的鎖骨,那精致的鎖骨,那性感的鎖骨。而筱葵則任由這個金發女郎侵犯著自己的身體,誘人地呻吟著。

我的懷裏摟著欒雨,一只手伸到泳衣內撫摸著她的乳房,一只手伸到泳褲內摳挖著她的蜜穴。欒雨在呻吟著,用眼神示意著我也來舔她的脖頸,我照做了。

畫面上的瑟琳娜開始吻起了筱葵雙乳正上方的胸膛部位,隨即,便開始不會好意地慢慢向下。她從中心開始,自側面舔著筱葵豐滿的右乳,順著乳暈的下方繞著筱葵的右乳繞了一圈,然後一口咬住了她的乳頭,發出響亮的吸啄聲。然後,稍微離開些許,用舌尖輕輕撩撥著筱葵粉嫩而凸起的乳頭,不斷把她的唾液遺留在上面。

筱葵在呻吟著,瑟琳娜也不斷地發出滿足的聲音。當金發女郎就筱葵的左乳如法炮制時,她還在不斷用指尖撫慰著筱葵右乳的乳尖。親吻一路向下,瑟琳娜剝下了筱葵的泳褲,繞著那光潔而豐滿的陰阜輕輕舔了起來。然後又順著上來,舔著筱葵的乳房。

身旁傳來了肉體拍擊的聲音,那印度女郎已經用觀音坐蓮的方式把男友的肉棒插進了肉穴當中,苗條的腰肢在不斷起伏著。而在我這裏,欒雨則乖巧地跪在了我面前,開始吞吐起了我的肉棒。

畫面裏,現在是筱葵在舔著瑟琳娜的乳房、小腹,她好似一條母狗般撅著屁股,不斷用舌尖撩撥著金發女郎的乳頭.然後她開始涉及新的位置,在瑟琳娜酸軟地用雙手撐著上半身時,她開始不斷親吻著對方的大腿內側,膝蓋,小腿,然後把目標集中在了瑟琳娜的肉穴上。

筱葵媚笑著不斷把舌頭向瑟琳娜的陰唇縫裏送進去,而對方則是咿咿呀呀地揉著自己的乳房。當筱葵一路向上舔了過去後,瑟琳娜又立刻含住了對方剛剛親吻過自己下體的嘴唇,然後深吻。

筱葵騎在了瑟琳娜仰臥在床墊上的嬌軀,前後聳動著自己的身體.不斷用自己的乳房摩擦著對方的乳房,不斷用對方的大腿摩擦著自己的肉穴,並不斷和瑟琳娜親吻著。她淫蕩地搖晃著自己的豐臀,捧著瑟琳娜的乳房不斷親吻舔舐著,然後,她一路向下舔著對方的大腿,然後,她讓瑟琳娜趴在床墊上。

筱葵一邊撫摸著一邊親著瑟琳娜的美臀,然後一路舔著對方雪白無暇的後背。

最後舔上了瑟琳娜的臉蛋,又開始和對方一邊呻吟著一邊接吻著。兩個女孩都好似蕩婦般地盡可能伸出自己的舌頭,知道筱葵又一次一路向下舔起了瑟琳娜的後背。

然後,近景,筱葵捧著瑟琳娜的豐臀,在用力吸了一口對方同樣豐滿的陰唇後,便將自己的舌頭靈活地鉆入到了瑟琳娜的後庭當中。女孩在給女孩做著毒龍鉆,瑟琳娜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頭拱在床墊上,不斷地發出浪叫。

欒雨騎在了我的身上,撥開自己的泳褲,把我在藥物作用下二十公分長的巨物塞入到了她的蜜穴當中,然後開始和那印度女郎一樣挺動著下身。她的腳掌搭在了亞麥提的大腿上,而那印度男子則是相對有禮貌地輕輕撫摸著欒雨的腳背和小腿,倒是沒太過分。

而這時,筱葵和瑟琳娜則開始磨起了豆腐,她們各自岔開自己的雙腿,將肉穴緊密地貼合在了起來。雙手向後撐在床墊上,下體熟練地摩擦挺動了起來。女生的陰唇向拍也是有啪嘰的水聲響起的,體力見長的金發女郎作為主攻,她的屁股直接在雙臂的支撐下浮了起來,作為主攻手不斷挺送著自己的下體.

兩個女孩都在淫蕩地呻吟著,她們勝於常人的豐滿乳房正隨著自己的動作而不斷彈跳著,她們弧線圓滑的足掌因為興奮地僅僅弓著,她們的豐臀因為下體的舒爽而顫抖著,她們的脖頸因為高潮而昂起著。

一聲激烈的叫喊後,兩人不再是使用雙臂撐著床墊,而都是直起身子來。抱住對方,然後繼續上下顛動著摩著豆腐。她們面色緋紅,雙目緊閉,卻還拼命地把自己的口舌送給對方。她們雪白的腳掌或向上、或向下地弓著,她們豐滿的乳房或向上、或向下地彈著。直到正在撫摸著欒雨小腿的亞麥提和我自己各將精液射入自己女友體內時,隨著一聲高亢的喊叫自音響中響起,筱葵和瑟琳娜緊緊抱住對方的身體,全身痙攣,迎來高潮。

電視當中,一時間只能聽到兩位渾身赤裸的美女呻吟的聲音,而在房間內,欒雨也正緊緊抱著我的身子顫抖不已,因為我那粗大的肉棒依舊勃起,深深地插在那高潮後卻依舊潮水不斷的熱嫩膣肉內。而在我的身邊,亞麥提也正抱著自己的女友,不過他的一只手卻依舊在下意識摸著欒雨搭在他的大腿上的腳背。

「怎麽樣,很爽吧。朋友,你可要控制好自己射精的次數。吃一顆射三次,多余的就必須靠自己了。呵呵,能不靠自己就不靠自己嘛!」

說著滿是咖喱味的生硬漢語,亞麥提右手摟著她女友的豐臀輕輕撫摸著,左手則一直搭在欒雨的腳背上輕輕撫摸著。自然,這是我頭一次見到欒雨的身體被其他的男人碰觸,就連弟弟,我都還沒有看到他有去捧欒雨除了手掌之外的地方。

眼下,見到這個印度男子棕色的手掌在欒雨白皙柔軟的足背上輕輕磨撕,我插在陰道內的肉棒忽的跳了那麽一下。

「是嘛,呼……還能再做至少兩次是麽?小雨,你怎麽樣,咱們繼續?」

欒雨的身子緊緊地貼著我的身子,她腔道內膣肉依舊在不斷蠕動著,似是還在享受著高潮的余韻。我一時之間也沒有在意熒幕當中的情形,看著亞麥提的手掌已經摸到了欒雨那光潔的小腿肚上,我的肉棒依舊是跳個不停,連帶著欒雨的悶哼聲也是愈發誘人。

「好、好啊……好好爽……老公……我還要……小雨沒吃飽呢……小雨還想再吃你的大雞吧……餵我~」

好爽,好爽,欒雨再一次動起了她的美臀,肉棒出入著陰道的滋味實在是讓我食髓知味。正受著米裏斯影響的欒雨滿臉春意地望著我舔著舌頭,然後一口咬在了我的肩膀上,整個人撲在我的懷裏,屁股不斷聳動著抽送著肉棒。好爽,好爽,在亞麥提的手順著欒雨的大腿摸到了她的屁股上,並輕輕揉起來的同時,我也一把抓住了那個印度女郎不斷彈跳著的棕色豐乳。好綿,好軟,這就是印度女孩子的乳房啊,頭一次摸到呢。

而在視頻中,六名身上僅僅穿著黑褲頭的男子將筱葵和瑟琳娜圍了起來,他們的陰莖都勃起著將內褲撐起了明顯的帳篷。第七人走上前來,將兩桶AV裏常見的潤滑液倒在了兩位女孩的身上。筱葵和那金發女郎挺著渾身油亮的絕美嬌軀,將雙手背在身後被皮手銬束縛住,並被蒙上了眼睛。

欒雨完全沒有把註意力集中在電視上,因為她正騎坐在我的身上不斷抽送著我下體的肉棒。我也沒有完全把註意力放在電視上,除了欒雨的蜜穴給我帶來快感外,當亞麥提的手依舊不斷地揉著欒雨的豐臀,並總是在她的後庭和蜜穴附近打轉的同時,我還在不斷揉著那印度女郎肉感十足的棕色美乳。巧克力般的色澤讓我迷醉不已,而對方也是在一邊觀音坐蓮的同時,一邊用那迷人的大眼球望著我瞧個不停。豐滿的紅唇勾引著我,一個飛吻拋了過來。

筱葵和瑟琳娜的眼睛被黑布蒙住了,雙手也被束在了身後。所以,當六名熒幕上看不到臉的男子將胯間的帳篷送到她們嘴前時,兩位女孩那舔舐內褲的情形也便更加淫亂.渾身油亮的筱葵用嘴含住一個人帳篷的端部,然後一點點向上,然後用牙齒咬住他的內褲。頭一低,一點一點地將內褲拽了下來。緊接著,男子那勃起的肉棒自然就甩在了筱葵的臉蛋上。

六個男人如同左輪槍的彈囊一樣轉了一圈,不,是三個男人繞著一個女人轉了一圈,讓筱葵和瑟琳娜被蒙著眼睛把他們的內褲剝下來。隨後,依舊是目不視物,依舊是雙手被縛,筱葵將一個男人的肉棒含在嘴裏,然後任由對方在自己的口中抽插著。數十下之後,變更換到下一個男人,粗壯的肉棒再一次插入到她的嘴裏抽送了起來。

當第三個男人也在筱葵的檀口中抽送了數十次後,之前圍繞在瑟琳娜身前的三個男人也來到了她的面前。這一次真的是六個男人成了左輪彈囊,那是俄羅斯裝盤嗎?總之,他們一起圍繞著跪在墊子上、雙手被縛,眼睛被蒙的兩個渾身塗滿滑膩光澤液體的誘人女體前,不斷輪換著將自己的肉棒插進她們的口中抽送著。

每人數十次,然後下一位,然後數十次,然後再下一位。

筱葵和那個女孩仿佛成為了口交機器似的,六個人來回繞著她們,將自己無一不粗長無比的陰莖插入到她們的口中毫不客氣地抽送著,似乎全都是深喉,因為那無一不超過十五公分的肉棒無一不是完全沒入到筱葵的檀口當中。

欒雨在呻吟著,她挺著上身,昂著頭,瞇著眼,快速而有節奏地挺動著自己的下體,並不斷把我和亞麥提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雙乳上不斷揉著。一只黃色的大手和一只棕色的大手在欒雨豐滿而彈跳著的乳房上不斷揉捏著,前後兩顆藥四次射精的積累,我的肉棒硬的發脹。我要把肉棒深深地頂在欒雨的花心上,我要讓她懷上我的種!

第一個男人在筱葵的口中爆發出了精液,他抱著筱葵的腦袋,雞巴深深地插入在筱葵的檀口當中。男人在呻吟,女子在嗚咽,當射精完畢時,第二枚肉棒緊跟著插到了筱葵的口中。滑膩油亮的雙乳壓根就沒有人理會,六個男人只是把註意力集中在兩個女孩的嘴巴上而已,他們只想在欒雨……筱葵的口中射精罷了。

自己正在抽插著欒雨,而又在摸著一旁他人女友的乳房。與此同時,身旁的男子也在撫摸著欒雨的乳房。這種當眾做愛的刺激使得我非常亢奮,這種占別人便宜又被別人占的感覺讓我非常愉悅。我實在是沒有精力觀看熒幕了,精力完全集中在肌膚交媾處的摩擦上,進而使得這種原始的刺激所帶來的快感大大增強。

我感覺肉棒異常憤怒地膨脹著,帶著輕微嘖嘖的水聲,一下下有力而深入的在欒雨緊密的小穴裏進出。

兩小時內兩顆媚藥,我連續不斷的沖擊和亞麥提手掌的撫摸,小妮子神智迷亂地浪叫著,浪騷而嗲嗲地呻吟著,溫暖粘滑的淫液一直不斷的溢出來,滋潤著我的大雞巴。我低低地吼了一聲,忽的松開了一旁抓著的印度女郎乳房的手,一把抱起欒雨壓到沙發上,把她豐滿勻稱的大腿用力分開,粗大的肉棒狠狠地一頂到底。

每一出都退到頭部,每一入都進到根部,滑膩的肉摺哆嗦著收縮,欒雨在激烈的進攻中很快被推上了高潮,蜜液沾滿了她雪白的臀部。不過顯然,女用媚藥的功效和男性偉哥不同,本就可以多次高潮的欒雨即便抽搐著身子,她的下體卻依舊不受影響地繼續迎合著我的插入。

欒雨沈浸在這無邊的歡愉中,她喘著大氣,低聲的反復發出幾個單音節。我感到她的陰道在一陣陣的抽搐收縮,每一次插入都將我的肉棒咬得死死的,但卻並沒有那抽搐的高潮出現.而我的肉棒上仿佛有電流不斷傳過,好想痛痛快快的射出來,但卻又始終都沒有精液湧出,因此只能繼續賣力地操幹著。

電視那裏,新的一批男人圍在了筱葵和瑟琳娜的身前,不過卻並不是要插入到她們的口唇內。在我註意力轉移到這片刻時間裏,鋪在地上的墊子不知在何時已經被撤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圓桌。筱葵和瑟琳娜一起彎腰撐在這桌子上,高高地撅起自己豐滿白皙的肥臀。音響當中除了嬌妻的呻吟外居然還播放起了音樂,兩名男子在筱葵和瑟琳娜的身後挺動著自己的腰身,正不斷把那堅挺的肉棒在她們的蜜穴當中不斷抽插著。

屏幕上只有胸部以下,那個正在享用著筱葵嬌軀的男子,他一只手摟著筱葵的腰用力向後拉,一只手從小腹下面抓緊她飽滿的乳房,臀部不斷地向前用力,用力朝她身體深處插進去。近鏡頭下,我清楚地看到一股股白沫正在從兩人交合的位置冒出來,生殖器間緊密貼合的摩擦令不知何人何時射入的精液被拍打得糜爛。

那粗黑的肉棒被筱葵豐美的肉穴緊緊夾著,那黝黑的淫蕩不斷在肥嫩的美臀上拍打著。筱葵在呻吟著,她的對面就是正遭受著同樣待遇的瑟琳娜。兩個彼此面對面的美女一邊撅著美臀,任由身後的男子享用她們的美穴玉乳,一邊伸出舌頭,隨著身體的晃動而彼此交纏著那粉嫩的靈蛇。她們在激情地親吻著,甚至還在不斷舔著對方白凈的臉蛋。

「哦……好舒服啊……啊……老公,你的……你的雞巴太……太大了……把小穴都塞滿了……嗯……好美……嗯…嗯……啊!泄了……要泄了……啊……」

美麗迷人的欒雨仰躺在沙發上,我胯下長達二十公分的肉棒不斷出沒在兩片殷紅的陰唇中,每次抽插都帶出股股淫水。我把註意力再次回歸到眼前的美人身上,繼續用心地抽插起來。欒雨的雙腿被我壓在了肩膀上,蜜穴更加高挺,龜頭每下都狠狠落在花心上,淫水汩汩而出,順流而下,很快流滿了她的屁眼。

而在沙發的另一側,兩位印度情侶也在忘我地做愛著,那個叫亞麥提的男子大腿不停撞擊在他女友豐滿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音。那印度女郎豐滿的肉乳不斷隨著身體的挺動而勁力十足地拋飛著,棕色的美臀和纖美的蜂腰是多麽的火爆,近在咫尺的另一場春宮讓我的肉棒堅挺。

而在電視當中,隨著音樂的暫停,那個尚未射精的男子卻忽的把肉棒從筱葵的蜜穴中拔了出來。而緊接著,當又一首曲子響起時,熒幕前的另一位男子便立刻填補了空缺,將他的肉棒噗嗤一聲插進了筱葵那冒著白沫的肉穴中。

不過,就在音樂聲剛剛再次響起不過十余秒後,才不過抽插了數十次的這名男子便啊啊地抖動著身體,將一股股精液噗噗地射入到了筱葵肥美的蜜穴裏.我的下體依然堅挺,但顯然比起欒雨而言,筱葵還可以享受到更多的肉棒。音樂聲沒有停止,又一個人把那又粗又硬的肉棒插進了筱葵的……

當看到這位男子將肉棒插入到了筱葵的後庭中時,一股強烈的刺激感讓我再也忍不住射精的欲望。我用手死死按住欒雨圓滾滾的美臀,讓自己的陽肉棒深深貫穿在她的陰道裏,龜頭也頂進了最深處。精液終於狂射而出,滾燙粘稠。

「啊……哦……」

欒雨忍不住全身顫抖,她的蜜穴裏裏霎時被我的精液灌滿,那灼熱的溫度刺激得她又來了一次高潮,隨即軟伏在我的身上,嬌喘不停。而我在短時間內經過多場戰鬥車輪戰也是用盡了力氣,任由她趴在自己身上。在身邊,亞麥提也在她女友的身體裏射入了滾滾的精液。

一時間,整個房間裏能聽到的也就是音響當中兩位女孩的呻吟聲。我忽的想起,這種把戲似乎在流傳的海天盛筵的狂歡裏有提到過.果然,就在音樂聲又停止後,繼快搶男後插入筱葵後庭裏的那個男子果斷地拔出了自己的肉棒。而隨著那噗的一聲,筱葵緊湊的嬌美後庭楞是被捅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紅色洞穴。

看著眼前淫亂的一幕,我一時之間也不知自己該想些什麽好。畫面裏的筱葵正不斷隨著新的一名男子那狂烈的抽插而挺動著自己的身體,高高撅起美臀的她,一邊正承受著身後男子對自己蜜穴的玩弄,一邊在媚藥的催動下不斷吻著對面那金發女郎的唇舌。

事實上,其余的男人們也並沒有完全閑著,有的在撫摸著筱葵的後背,有的在揉著她胸前的乳房。有的在打手槍,然後把精液直接射到她的秀發上,有的…

腦袋昏昏沈沈的,是因為吃藥的緣故嗎,我的註意力不能很好地集中在電視上。原本是來看筱葵如何被那些混蛋玩弄的,可我居然重點轉移地和欒雨當著那兩個人做起了愛。畫面上,只見筱葵的雙腿似乎越來越酸軟,進而不得不讓身後那操幹著她的男人抱著她的乳肉來抽插她的……又是肛門.

那個男子抱著雙腿發軟的筱葵胸前的肥美的雙乳,一邊揉著一邊操幹著筱葵那紅嫩的後庭花。而在這時,音樂聲卻已經停止了,似乎那海天盛筵的把戲已經隨著十多名聯誼者的發狂而中斷。

我沒再去瞧那個瑟琳娜如何,只見到筱葵被又一個從整面抱起了她那豐滿雪白的大腿根,在身後抱著她雙乳的男子的配合下,這第三人成功地把肉棒插進了筱葵的蜜穴當中。如此,我一直以來心愛的妻子便被這兩名渾身肌肉的男子架在了半空中,雪白的腳丫隨著兩根肉棒在她兩個洞穴內的抽送而不斷搖晃著。兩名男子黝黑碩大的肉棒不斷在筱葵豐滿的肉臀前後插入她的前庭後穴內,兩根粗大的肉棒僅僅隔著一層薄膜在一起享用著我嬌妻最私密、最寶貴的場所。

只見筱葵已經進入瘋狂狀態,她的屁股開始大幅的起伏,黑色的秀發不斷甩動著,雙手更是牢牢地摟住了面前男子的肩膀。這兩個男子的配合相當出色,每次肉棒從筱葵後廳內拔出時,蜜穴內的肉棒就會深入。而當筱葵剛剛感到陰道內的空虛感時,那個抽出了她屁眼的肉棒便會深深插入她的直腸內。

當這兩人抽插到五百多次時,筱葵已經呻吟聲小了,因為嗓子已經叫得有些沙啞了。前面的男子拔出了肉棒,只見筱葵的肉穴內立刻流出了大片白色的精液,順著她的雙腿就開始流淌。

看到我的註意力主要集中在筱葵身上,點了根雪茄的亞麥提便將攝像頭的主視角集中在了我嬌妻的身上。一名男子躺在了地板上,然後讓筱葵坐在他的肚子上,將肉棒送入蜜穴當中。隨後,又是一人從身後將他的肉棒插進了筱葵的後庭當中,兩人開始緩慢地挺動著自己的下體起來。

欒雨在含著我的肉棒,而筱葵也是。左右兩邊走來了兩名男子,筱葵把他們的肉棒拿在手裏,一會兒吞吐這個幾口,一會兒吞吐那個幾下,然後又把這兩個龜頭並在一起用舌尖舔弄著。

筱葵那彈動著的巨乳猶如兩顆白玉做成的皮球,此時正被身側兩位男子兜在手中把玩著。她左轉頭吞入一人的肉棒,右轉頭含入另一人的肉棒,豐滿的肉穴被抽插著,緊密的後庭被操幹。面色緋紅,發絲散亂,雪白性感的胴體塗抹著潤滑劑是那麽的淫亂,肥臀顛動時拍擊著粘稠的液體發出淫穢的水聲,卻又給操幹她的男人提供便利。

流出的精液被拍打成白沫濃漿,當那名使用著筱葵後庭的男子在她的直腸內射精後,不是其余三人之一,而是又一人把肉棒插進了筱葵的後庭當中繼續操幹。

有著前者留下的精液作為潤滑,他的肉棒出入得相當順暢。

抽插筱葵肉穴的男子,他抽送的速度時快時慢,而且屁股不停地左右擺動,好讓自己的雞巴充份享受我嬌妻陰道裏的每一個角落。筱葵呼吸急促、臉色通紅,當手中的一根肉棒射精時,她直接讓那粘稠的精液射在了自己肥美的玉乳上。好多的精液,白花花地占據了她的兩顆乳球。而當另一只手中的令一根肉棒射精時,筱葵則直接讓它射在了自己的臉上。然後,粘稠而量大的精液順著她的下巴緩緩流淌而下。,粘稠而量大的精液順著她的下巴緩緩流淌而下。

我知道筱葵必然會有著極度淫亂的一面,但首次看到她和這麽多人一起做愛卻依舊是第一次。看得到筱葵,卻不怎麽能看到其他人的臉,這卻也讓我十分憋屈。似乎是知道我的心意,在我正打算伸手按住自己頗為酸溜溜的胸膛時,口中含著精液,臉上帶著紅暈的欒雨將那赤裸的胴體依偎在我的懷裏,將腦袋枕在了我的胸口上。

熒幕上的淫戲依舊在繼續,而暫時壓住了剩余藥力的我卻是暫時平靜了下來。

音樂又响起,卻是不知又有幾個人操幹過了筱葵那肥美的嫩穴。

「不繼續看了?」

看到我用遙控器關閉了電視,無力地靠在沙發上的欒雨迷迷糊糊地說著。小妮子現在已經是全身赤裸地呈現在那個印度男子的身前,不過一來剛剛高潮過,二來媚藥的作用還沒有完全消退,所以她在皺眉望了一眼那個亞麥提後,倒也沒有掩耳盜鈴地把那和比基尼差不多的泳衣套身上。

「累了,亞麥提先生,我和我女友就先回去了,感謝你的招待。這是我的名片,以後還請多多聯系。」

我遞給亞麥提的不是葉氏集團的名片,而是我在石頭的安保公司那兒掛名的一個財政總監.印度男子在接過我的全中文名片後挑了挑眉毛,光著屁股的他從咖啡桌前掏出了一張名片。

「朋友,有空多聯系,這是我的名片。鄙人是不是會到中國去,也許我們會在業務上有所往來也說不定,到時候還請多多幫助。」

也是很普通的名片,什麽建築公司的什麽職位。雖然戴上了翻譯器,但畢竟單詞量不過關,所以我也只能看懂個manager什麽的。無所謂了,趕緊離這個奇怪的印度人遠點比較好,尤其是,欒雨的身子都被他給看到了。

禮貌地謝絕了亞麥提留下吃頓晚餐的邀請,我拉著臉蛋紅紅的欒雨坐上了我們的SUV,並一路向著山下開了過去。心裏沈甸甸得並不是很好受,但每每一想到亞麥提的那雙大手摸到了欒雨的乳房,我那還依舊受著偉哥影響的肉棒卻依舊會有些許反應。

欒雨把身子靠在了仰面的副駕駛座上,左手搭在我的胳膊上,語氣平和地說道。

「看到筱葵的這場群交,心裏不太好受嗎?」

我搖了搖頭.

「這個男人太古怪了,真是太古怪了。就在我們最需要一個領路人的時候,他忽然出現.就在我們需要一個偷窺場所時,他忽然出現.我甚至都有點覺得,把那個名片給他究竟是否妥當了。小雨,你不覺得他太紳士了嗎,居然……居然沒想我提出交換的……交換的請求?」

由於系統地把自己的疑惑說出來的關系,我愈發覺得這個印度男子似乎很有問題.偏巧在我和筱葵抵達的第一天晚上來到那裏吃飯,偏巧坐在我和欒雨的身後,然後……從我們看向他的眼神認出我們是會員!?開什麽玩笑!?

「你是指……?」

欒雨緊張地看著我,顯然是在擔心那個男子的身份吧?

「小雨,我們接下來這幾天小心著點吧,最好別老是到筱葵那裏湊乎。我忽然覺得……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違和感,你想啊,是了,我忽然想到,如果說筱葵的那個數已經到一千以上了,這得多少人知道她的秘密?可是,為什麽……

為什麽好像一切如常呢?「

這是我當下想到的最不解的疑惑,一千人以上啊,而且照我這初級嫖客找不到她的消息來看,一千名高級以上會員的是一個多麽龐大的群體?為什麽……好似一切如常呢?如果不是我那天發現到了那個避孕套,不是我進而偷窺到筱葵和那個少年,一切都是完全正常的……

「呃……明哥,這種問題想多了容易頭疼,時間也不早了,咱們回去後好好休息休息吧。別老想這些,容易頭疼。」

欒雨晃了晃我的胳膊,而我則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的確,現在的線索還不夠多,可我應該到哪裏去尋找下一步線索呢?和筱葵攤牌是最壞的打算,那麽,等回去後買了貴賓賬號再說吧,不是說花了這一百萬就什麽都能查到了嗎?

車子緩緩地駛回了我們所在的七號別墅,就是不知筱葵他們在那裏住了。其實,就算知道了又如何,觀賞她如何被別的男人玩弄嗎?心裏不是很舒坦,雖然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原本的驚愕和氣憤已經降低了,但心裏依舊不是很舒坦。

夜裏,我和欒雨又做了一次愛。沒有那兩個印度人在一旁旁觀,無論是我還是欒雨都做的異常投入。我又吃了一顆耶格爾,然後將三發濃濃的精液深深地灌入到了弟妹的陰道裏,並在欒雨嬌羞的默許下用別墅提供的情趣用品,陰道塞將那可能會流出的精液堵在了欒雨的蜜穴裏.

抱著懷裏的美人,撫摸著她滑膩的肌膚,我輕輕吻著欒雨的耳墜,不由得感到一絲茫然。看得出來,欒雨對我絕對是非常的用心,而且清醒後在回憶起那個摸了她胸脯的印度人時,對他也是全無好感。這樣的一個好女孩,還有那雖然背地裏淫蕩不堪,但面對我卻又是愈發溫柔體貼的筱葵,我……

筱葵,你說我該怎麽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