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淫妻被动进行时
淫妻被动进行时

(9)庆功晚会a

五一小长假过得还不错,我们去十大避暑旅游城市之一的肇庆玩了一转。鼎湖

山听泉没听成,只听见了人声的嘈杂,美景没看多少,人头看了不少,最后买了一

块端砚回家了事。不过不知是不是我心理作用,我发现近来妻子做爱时,比之前放

得开了一些。不光姿势多试了几种,连声音都大了不少,再加上我可以一面做爱一

面回味婉愔和其他男人互动的点点滴滴,这种别样的刺激让我的感受更上层楼。

于是乎这几天只要有时间,我就想尽办法挑逗她,找机会和她来上一炮,搞得

她都笑话我,说是老夫聊发少年狂,都老夫老妻那么多年了,居然一夜间又仿佛回

到了新婚之时,白日宣淫索求无度。我当然不甘示弱的笑话她,说她变淫荡了不少

。她的反应有些奇怪,先是怔了一怔,随后脸色微红,紧接着快要有些恼羞成怒之

时,我恰到好处的夸她变性感了,随后又送上一堆赞美之词才让她转嗔为喜。

「老公」婉愔在一次完事后。用手指在我的背上画着圈圈,略带犹豫问道:「你

们男人是不是都比较喜欢主动的女人啊?「

我一看这状况,心里暗想:妻子很少主动和我讨论性事的,有戏!马上用最大

的热情回应她:「你知道三好学生很优秀,但是比三好学生更优秀的三好妻子,是那

三好你知道吗?「

妻子迟疑的摇摇头。

「当然是能做厨房的主妇、客厅的贵妇和卧室里的荡妇的老婆啦!我现在正式

宣布你获得三好妻子的荣誉称号!鼓掌……「自己噼噼啪啪的乱鼓掌一气。

「哼,得了吧你!」妻子不买账的白了我一眼:「这个说法老早就有了,你自

己改头换面一下,我还以为你有啥新东西呢?「

「嘿嘿……」我故意发出阵阵淫笑声:「标准是老的,但新东西我是有的,厨

房和客厅还是老样子,但卧室里的那个是新东西啊!嘿嘿……「

「讨厌,怎么这么说人!」婉愔作势打了我一下,然后又问道:「那你是对我之

前在床上的表现不满意啦?难道现在我真的变得淫荡了?那这种变化你就满意了?

「对你之前的表现那也谈不上不满意,不过现在倒是看到一些可喜的进步。」

我故作深沉状:「小荣同学!你现在取得了可喜的进步,可革命尚未成功,还须继

续努力啊!「

「去,没个正形的。」妻子若有所思的表情,结束了这次谈话,我们相拥昏昏

睡去。

假期玩得不错,挺开心的,可回家后就不开心了,因为我人不在,所以留下的

是自动录音方式,可不巧的是刚好电脑或者信号出了故障,只留下3日之后的录音,

之前两天多的没能留下,这让我不大开心。可让我更不开心的是听完录音之后,因

为我发现就在这两天里错过了重要的信息:龙玉忠和夏意已经商量好了下一个计划

,而且是在之前的两天里。

我现在能听到的除了知道他们的动手时间外,就基本一无所知了。剩下的都是

他们快乐的抒发着对美丽娇妻的yy之词,诸如「哈哈,到时一定让她好看」「她肯

定把持不住的,到时丢脸了看她还那么傲气!「之类的没有多少价值的信息。

他们下次的动手时间定在了5月11日,就是假期结束,回去上班后的第一个周六

。「不好」我一算时间就在心里暗叫一声。度假的时候,婉愔和我说过这一天是公

司专门摆下的庆功晚会,因为今年同期公司的业务量比去年大幅上涨,而这上涨的

一部分除了婉愔的个人领导和商业才能之外,韩国的这个大单是主要的因素,这就

决定了去韩国谈判的几人肯定是晚会上的主角,而妻子因为英明领导+谈判主角+本

身就是公司里的第一性感女神,所以那晚肯定又是重中之重!

不好,这样很不好,越受重视越不好。而且那晚一向很少来公司的幕后老板大

富豪兰姐也将亲临现场,而作为重要角色的妻子肯定不能缺席,我隐隐觉得这样情

况很不妙啊。因为这次事前我是基本不知道二人组的安排,所以彻底不知道这次妻

子的命运将是如何。

怎么办呢?我很是纠结啊!妻子将是平安无事?还是完全败退?或者是在被多

占了一点便宜后涉险过关?如果多占的话,会到怎样的程度?这次我是真的没有底

了。我要不要提前发动我的计划呢?

仔细思考了一会后,自己又否定了这个想法,看来不行,因为时间上确实还没

有准备好,现在发动成功率太低。只能见步行步啦,看来这次主要得看她自己的能

力了,而我能做的就是这几天多盯紧一些,那天既然没有邀请我(不带家属的内部

活动),我就偷偷的去早一些,这几天尽量把事前工作做足一点,聊胜于无了。反

正不大可能会被占最大的便宜,而我的后手又很犀利,肯定没问题的!我自己反复

安慰自己。

接下来的一周里,我很认真的对胖瘦二人组进行了全方位的监听,希望取得实

质性的进展。可有一个成语叫做事与愿违;有一句谚语叫做天不遂人愿;有一句俗

话叫做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简单讲,失败了。

一周仔细的监听居然没有任何关键性的收获!到后面让我自己都开始变得疑神疑

鬼起来,开始怀疑我的监听行动是不是被二人察觉到了,所以他们故意避开我,或

者更有甚者,他们现在透露给我的都是经过筛选的,是他们想透露给我的信息,而

这些信息会让我误入陷阱难以自拔……

古人云:做贼心虚诚不我欺啊!同样有效的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最后几天的

疑神疑鬼让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工作出现了疏忽,有一个大的乐段录废了,要挨

返工。被老客户埋怨,自己道歉后又免费重录只是应有之义,更加让我难受的是—

—本来计划周五就能完工的,现在挨拿出周六来返工,提前偷偷进入会场布局的美

梦破灭了。现在只求周六的工作顺顺利利的,这样我也能按时下班,可以准时进入

会场,也就好了。可老天又再一次给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周六的录音是返工,虽然我强打起精神头,恢复了一定的活力,但比起往日里

的上佳状态而言还是不可同日而语。这不,录着录着,我又开始走神了,我开始回

忆起出门前的场景。

今早临出门前,我正在享用早餐披萨和牛奶,比我早起一点的妻子已经换好了

衣服,在换衣间对着大镜子左顾右盼,做最后的调整。我一看之下就有点忍不住了

,倒不是有多暴露多风骚——其实她不会这样的——而是太别致,太容易吸引人的

眼球了。

今天的婉愔一袭淡紫色轻纱长风衣状的宽松外衣,垂于膝盖处,尽显飘逸和典

雅气质。腰间轻扎一根黄金色的镂空腰链,多个大小心形的装饰在灯下分外耀眼。

两条毫无瑕疵的长腿,白生生的非常晃眼,最能勾起男人的原始欲望。而脚上的一

对非常适合商务女性的世界顶级品牌汤普葛罗,极尽描摹地解释着魅力女性的自信

﹑优雅﹑高贵﹑迷人,整套搭配在一起,被勾起的就不只是单纯的原始冲动,还有

男性强烈的征服之欲。

这样的着装当然和那种低端的、一味的暴露卖弄风骚没有丝毫关系,但是,它

有一个大问题:太抢眼了!要知道,今晚,我的美丽娇妻即将面临未知的、强有力

的挑战甚至可以说的陷阱。过高的魅力肯定不利于她,因为这会带来过高的关注度

「老婆啊,你怎么不穿你的那一对普拉达啊?我看那个款式挺不错的。」我在

不能过于直白的表达我的担心的情况下,采取了曲线救国的策略,从侧面给她的衣

着提一些建议。

正在对着镜子调整自己衣着细节的妻子听了我的建议,略有些疑惑的瞥了我一

眼:「平时我问你时你都很少对我的穿着发表意见,今天怎么这么主动?」接着她

一面继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面解释道:「普拉达的风格和我的这套不大搭配,

如果实在要换的话,周仰杰的那双还行。「

顺便说一下,这三双都是我老婆近一年来购买的「镇场子」的好货,都是5位数

的,平日上班一般都不怎么穿,只有重要场合以及如酒会这样的专门社交场合才会

穿。虽然档次差不多,但普拉达的那双显得低调一点,而另外两双比较特别,估计

公司里的其他人光看鞋子就能认出人来(因为够实力又买了那么独特款式的人只有

一个),这当然是我不希望的,于是我绞尽脑汁继续劝说着。

「其实我倒是觉得你今天的整体打扮有点不合时宜,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

像你这个样子做的。「

听着我的语出惊人,婉愔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透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来。确实

一般我很少对老婆大人的着装发表啥意见,因为她的审美能力本身就比我强,再加

上她又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往往我说了也等于白说——比如挺久以前我就尝试着

建议她打扮得性感一点,甚至暴露一点,但是所有建议都无疾而终了——所以久而

久之我就干脆不再提了。

被她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盯着,本来就另有目的的我显得有点底气不足,不过

事已至此我只好死撑,努力的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继续说下去。

「中国的处世哲学不是常说嘛,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你的能力高、事情办得很

漂亮,这个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你今天打扮得再抢眼也不过是锦上添花,不会给大

家带来什么惊喜之类的印象变化,而如果在今天这样一个本来就是以突出你为主题

的晚会上,你一身常规工作打扮,绝对会让你在被赞低调的同时,也会增添你在他

们心目中那种镇定自若宠辱不惊的印象,这对老拿你年龄资历问题来说事的某些人

而言绝对是一个有力的回击!「

说到这里,婉愔的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我一看就知道她开始正视我的提议

了,赶紧鼓起如簧之舌:「而且今天兰姐也到场,她又是一个喜欢引人注目的人,

虽然她长得也还算不错,但还是不如你甚远,如果你把这个在人前露脸的机会让给

她,让她如愿以偿当女一号,即符合职场礼仪,也能进一步巩固你俩间的感情啊。

所以你还是穿双达芙妮或者星期六算了。「

「哼,这些不用你操心,到是今天你有些奇怪啊,突然对我的工作事宜那么上

心,说吧,到底有啥不良想法?是不是做了亏心事啦?人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

「没有啊,老婆!我当然是一直关心你的啊,不过平时你都比我想得周到,所

以不需要我的提醒啊,有需要的时候我肯定出手啦,我什么时候都关心着你的啊…

…「顺势送上甜言蜜语若干,老婆虽然有点疑惑也有点嘴硬,但是还是从善如流了

,穿回了平日上班公司女白领常见的样式,就是那种上半身衬衣打的加一件小外套的

灰色筒裙套装,有竖条纹的以及肉色的丝袜。即使这样,我的娇妻依然丽质过人,

气场十足。

呼,我长出一口气,仿佛这样能让我心安一样,可到目前为止还是不能让我放

心啊,因为有用信息还是太少,如果老婆穿着那一身很艳丽的风情装被二人组在人

前或人后淫弄……,想着想着居然不由自主的就硬了。

尼玛呀!我太过投入,居然忘记了现在还在工作,结果悲剧了,再次出来篓子

,只好诚恳的再三认错,并且再次返工。这还不是最麻烦的,最最麻烦的事:我提

前一点潜入妻子公司庆功晚会的计划彻底泡汤了!按照进度,能在开始后半个小时

左右到位就是万幸了。靠!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啊!

关掉手机,专心工作。拿个面包干啃,一路风驰电掣,伴随着心里不停的咒骂

,可不知道该骂谁。好像并不是别人的错,可骂自己又不是吾之所愿。一路的紧赶

慢赶,终于在楼下停好车,这辈子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广州市的交通是如此之

差,红绿灯间隔是如此之久,每次等待都是如此的漫长。

他们公司在这栋大楼里有三层楼,会场是在第一层,拿一个超大的会议室临时

改的,面积到时不小,有上千平米。但是几百人连桌椅板凳在里面,还是显得挺紧

凑不过也挺热闹的。还没上到他们的第一层,就听到了鼎沸的人声和热烈的音乐声

。待到进入会场,放眼望去,房间里很多的人走来走去,手持一杯饮品或者一份食

物,三五成群的热烈交谈着,灯光昏暗、觥筹交错,正是一副热闹景象,看来庆功

晚会已经进入自由放松的阶段了。

我一面卖力的需找爱妻的踪迹,一面小心的掩饰自己的行踪,好在认识我的人

不多,晚会有开始了半个多小时了,大家都喝了一些酒水下肚,正热络的嗨皮着,

没有人注意到我。终于,我在大厅的东部找到了妻子熟悉的身影,她正和兰姐等公

司高层在一起,我赶紧迂回的接近那个地带。

走到不远处,我自然的将身子放在柱子的阴影里,手持一杯红酒装作独自品尝

状,然后仔细的盯着妻子。衣着正常,和早上离开时完全一样,还好;面色桃红,

应该是喝了不少红酒的缘故,或者也受现场热烈气氛的影响吧,也还好;表情较为

自然,只是目光偶尔有些迷离,双眉时而紧蹙,不知道这些是因为喝酒微醺还是开

始有些不耐烦应酬,或者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有待考量;动作也较为自然,除了好

像脚步有点打飘,哎,看来老婆之前喝了不少酒啊。一切都挺正常啊,难道二人组

变成雷锋啦?没有对妻子下手?

等等!结果数分钟的仔细观察,妻子基本没有明显的异常反应,稍有一点的都

能用喝酒及疲劳解释的通,那唯一的一个小问题就是,她的站姿!我一直觉得她的

站立和行走动作与平日里有点不大一样,可刚刚认为是喝酒后脚软造成的,所以没

太往心里去,但现在仔细加认真的观察后,我终于发现了不妥之处。

婉愔多年以来的舞蹈训练和气质培养,养成了她气质优雅的动作肢体语言,一

直来,她即使是在家里都基本习惯性的保持着,所以即使比较隐蔽,我还是能发现

她的少许异常。首先是支撑脚重力转换得比较频繁,如果说这个是因为脚软的缘故

,那么下一个异常动作就可以推翻这个结论。

由于是不停的和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区域说话,所以采取的是在一个地方谈个几

分钟就转到下一组人群中的方式,她移步完后,经常会双腿绷紧呈立正状几秒钟,

然后又略显无奈的放松下来,而且臀部动作幅度较大,当然,因为她的屁股本身就

比较丰满,所以不是熟悉她肢体动作习惯的人并且特别注意的话,还真不一定能察

觉到。

既然她没有因为喝酒过量而导致双腿发软,那她为什么会经常性的双腿绷直并

且伴随着提臀的动作呢?松懈下来之后还会经常性的换重力脚,这可不太像她平日

里一贯保持的优雅端庄的形象啊。

婉愔的体能一向不错,正常上班程度的工作量还难不倒她,从她绷紧时矫健有

力的双腿就可以看出来啦,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又被勾开思绪,妻子做爱时最大的杀

器之一就是双腿绷紧或者盘绕在我的腰间,这会让她本来就紧凑的小穴生出一股夹

力,这种刺激会让男人很快缴械投降的,当然,这种感觉很爽。

不行,打住!赶紧回到之前的问题上去,她脚不累不软为什么老换脚承重呢?

不过提臀时,那个臀部翘得那叫一个诱人啊,想着筒裙下包裹着的雪白浑圆之物,

我不禁心头一阵火热……不对,打住!继续思考之前严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