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外表清纯的女友青青
外表清纯的女友青青

第一章

我的女友青青是个很乖巧文静的女孩,今年23岁,个子162cm,虽然不高但是却很纤瘦,两条腿特别长,跟同龄女孩站在一起的时候大腿几乎要齐到别人的肚脐位置,特别是腰细的几乎成年男子用两只手就能箍住,乍看上去就像从日本漫画里走出的美少女般的黄金身材比例,而且皮肤非常白皙,配上一张精致的小脸,那坚挺的鼻子,微翘的嘴唇,水汪汪的大眼睛,浓密的睫毛,垂到臀尖的长发,无论谁看到第一眼都会被吸引的挪不开眼珠,可以说青青是那种外貌气质超出人世间的姑娘,就像个仙子一样,不食人间烟火。

大学四年我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将女友追到手,现在回想起追求青青的那段日子真是苦不堪言,但是当我真正得到手后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人人都想娶到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上的了床的女人,而青青绝对是符合所有标准的完美对象,带出去见朋友的时候青青这么漂亮让我很有面子,青青还跟她妈妈学的一手煲汤的本领,隔三差五我就能品尝到正宗的养生汤,到了晚上,只有我才知道纤瘦的青青那衣服下是一对跟身材比例截然相反的巨大胸部,平日里穿着紧身的小号内衣根本想象不出,青青居然拥有F杯的胸部,而且非常坚挺,粉色的小乳头连光着身子站着的时候都能保持微微上翘的形状,躺下来也不会向外扩散,看上去非常饱实但摸上去又像水袋一样非常柔软,每次搂着青青的时候我都会感慨,真是捡到宝了,有这样的女朋友,这辈子值了。

不知不觉恋爱已经一年多了,但我和青青的感情却还像恋爱中的情侣,床第间虽然和谐,但是这一切总让我觉得哪里存在问题,总感觉两个人之间还有那么一丝丝的隔阂,无论身体还是情感上,都缺了一点水乳交融,彼此敞开的通道。

因为青青是个本质上非常传统的女孩,上床的时候从来不肯有多余的花样,每次都是传教士体位,让我很是乏味,实在让我很伤脑筋。

为此我特地交了几个在这方面有经验的网友,想从他们那里取取经,获得一些解惑,我们几个人建了一个qq群,一帮人天天晚上在群里谈天说地,其中有个赵哥经验特别丰富,给了我很多的建议,我也特别的佩服他,他曾告诉我对于我女友青青这样的女孩,就是因为平日里太过清纯太过淑女,从来没有接触过别样的性爱,传统是刻在骨子里的,但是每个女孩不管多乖巧多传统都会有内心的阴暗面,要打破就要把她性格里的黑暗面给挖掘出来才行。今天晚上我遇到赵哥,赵哥给我支招,让我晚上跟女朋友上床的时候试试当自己是个强奸犯,用粗暴的不需要轻柔的态度直接做爱,说你女朋友不是很淑女么,我们就把她这层淑女的外衣撕破。一番话说的我仿佛抓住了点什么。

当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青青照例洗漱完穿上睡袍准备上床,我走到她面前,用眼睛盯着她,青青傻傻的眨了几下眼:「干嘛啦老公?」我突然用力把她推到在床压在她的身上,双手也压着她的手腕,装作很痞的口气说:「干嘛?当然是干你了!」「啊?」青青像是吓了一跳,扭着身子想挣脱我的束缚,「不要这样老公,你这样我会害怕。」她有点惊慌,口气微微有些打颤。看到青青讨饶的样子我起了一丝犹豫,万一赵哥说的方法不对怎么办,岂不是毁了我辛苦建立的正派形象,真在犹豫间青青的睡袍领口被撑开,硕大的F杯胸部从衣服里跳了出来,贴到了我的胸膛上,一瞬间,我像是被点着的火山似的,理智被扔到了爪哇国,大骂到:「你个贱货,干了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跟老子装什么矜持,老子今天晚上要让你好好领教领教被征服的滋味。」一边骂一边用力扯开了青青的睡袍,双手捏住了那对F奶,用力的挤捏,青青的大奶在我的手中不停的变换这形状,青青也大声喊着:「老公老公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双腿竭力的想挣脱我的压制,她怎么也想不通,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男朋友怎么今天晚上突然像换了一个人,变得她不认识了,青青用手托起我的头,忍住胸部被挤压的不适感,想搞清楚今晚究竟怎么回事,但此刻我的哪里顾得上其他,双手将两只大奶挤到一起,大嘴直接贴上青青的乳头,用嘴吸,用牙咬,用舌头舔,「啊!」青青被这突然而来的刺激激的大叫一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不得不说,青青的乳头绝对是青青的敏感点之一,平日里微微凹着的乳头在经过对乳房的刺激后会凸出来,可能是因为平时陷在乳房中,导致凸出来后的乳头对外部刺激格外的敏感,以往做爱的时候只要稍微的触碰都会让青青受不了,这一次我这么直接的含住猛吸让青青一下子经受不住,脑子里一片空白,紧闭着双眼,不住的哈气,似乎下一刻就要晕过去,事到如今我也干脆不管不顾起来,双手从腋下穿过用力往床上一抱,将青青托上床中间,被我膝盖顶着的睡袍刚好从青青身上脱开,青青雪白的身子像一只剥了壳的鸡蛋,在灯光下闪着诱惑的光芒,我用大腿顶住青青的膝弯,掏出阳具,青青的阴户已经泥泞一片,腰部一耸就齐根没入,啊!青青立刻惊醒:「不要,疼!」我嘿嘿淫笑着说:「疼个屁,小贱货,老子干了你无数次了,早他妈不是处女了,我看你是享受才是真的。」说完我用狂风骤雨般的速度策马奔驰,青青用力昂起头,长发随着身体的摆动飞舞着。不要,不要,轻一些,轻一些。

「不要,别这么快,我不行」

「啊…啊…啊……啊」

「我不行了,我受不了」

「老公不要这样…」

「不要啊…老公」

「啊…啊…啊」

青青急促的喘着气,像是要窒息的鱼儿一样张大着嘴。嘴里从一开始说话逐

渐在我的急速抽插下变成咿咿呀呀的无意义的呻吟雪白的躯体上乳房像两团白云

不住的上下晃动,那两点嫣红犹如雪中的红梅,疯狂的甩动,留下动人的红色轨迹,像是在白纸上画着美丽的图案。

「小贱货,舒不舒服?我一阵急插后放缓速度问道」

「啊…不舒服…我难受」

「难受吗?我猛地捅到底」

「啊…不要」

「舒服吗?」我又突然捅到底「不要…不要」青青疯狂的摇着头果然是禁不住的身子啊,我深吸了口气,抬起青青的腿,几乎将她的身子对折,用打桩机一般的姿势,啪啪啪一下比一下深:我再让你舒服舒服「啊…啊」青青完全的崩溃了:「舒服啊…老公。」终于喊了出来。

噗…啪…啪啪「舒服,老公,我…好舒服啊。」青青声嘶力竭。

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啊…啊啊…啊啊」

「有多舒服啊。」我贴着青青的耳朵问道。

「太舒服了。」青青脱口而出。

「刺激么。」

「太刺激了…」

我故意停了下来逗她:「还要老公干你么?」

青青赶紧自觉的松动臀部:「要啊…老公…干我…快干…我」

听到平日里极为淑女的青青说出这么粗坯的话,我像打了激素,一刻不停的将阳具扎进更深的阴户中去,肉棒跟阴道摩擦的像是F1高速赛车引擎活塞似的,仿佛摩擦出火焰,啪啪声像忽来的暴雨击打在屋檐上,青青也陷入疯狂。

「再快点…老公」

「再快点…」青青挣扎着对我说道

这一刻,我终于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青青终于被我征服了,她的身心此时此刻才真正的归我了,我意气勃发:「小贱货,老子今天干死你」

「干死我吧…老公」

「不要怜惜我…只要你舒服」

「干我吧…用力…啊…啊」

突然青青手脚僵直,死命的抱紧我,双腿用力的缠住我的臀部,五官都快要挤成一团了,我感受到青青的阴道一阵强有力的收缩,同时一股股的热流涌向了我的龟头,难道潮吹了?虽然我对这方面不是很精通,但是到底也是研读过无数A书A片的,再发现不了真是白活这么多年了,趁着青青潮吹的机会,我加快了速度,肉棒带起了喷涌的淫水,溅的我的下体一片粘汁,再坚持了十几下我也控制不住自己:青青,我要射了。我用力将肉棒顶在青青的阴道深处。

亿万子孙趁着湿滑的淫水涌进青青的子宫,一股一股又一股,足足射了十几秒,青青被我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激发的晕了过去,我一看,居然睡着了,算了,今天也辛苦她了,找了几张湿巾随便把我和她身上擦了擦我也拉过被子来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看看了怀里的女友,回想起昨晚的疯狂,下面的肉棒不自觉的又硬挺了起来,青青迷迷糊糊的感受到腹部有个坚硬的东西顶着自己,下意识的用手握了上去:「坏人,不要了。」

一听见这么娇憨的声音我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翻身将青青压在身下就准备来个晨练,青青被我这一折腾也醒了过来,急急的用手捂住下面:「不能了,昨天你太用力了,我下面都肿了,到现在还疼。」

听到青青这样说我有点泄气,但是毕竟身体要紧,我也不能这么不管不顾啊,失落的滚到旁边,心情有点低落,青青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的脸,感觉有点对不起我,我看着青青咬着嘴犹犹豫豫了半天,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

青青红着脸轻声说:「对不起老公,要不我用嘴帮你弄出来。」

咦,这可从来没有尝试过,要知道青青一直都是很传统的,除了昨晚的疯狂平时都没有怎么触碰过我的肉棒过,我嗯了声好,青青慢慢的钻进被窝,我的肉棒立即进入了一个温暖的腔道。

「哦!好舒服,」我不觉的说出来。

「对,把肉棒的皮撸下去,轻一点,用舌头去裹着,」我一点一点的教导着。

不得不说,女孩子在含的方面有着天生的学习能力,不用我再继续多教,青青已经从一开始的青涩感变得流利起来,看着鼓起陷落的床被,听着嘶嘶的吮吸声,渐渐的来了感觉,数分钟后一股热流从腹部涌起,我赶紧说:再快点,我要射了。

「嗯…嗯,」青青用鼻子发出沉闷的应答声,嘴巴上更努力了。

终于我的肉棒一下子发胀,大股的精液喷射而出,青青急忙吐出肉棒用手快速撸动,粘稠发白的精液喷的老高,滴落在青青来不及闪避的脸上、头发、脖子、胸口。发射过后我也缓过神来,看到有点手足无措的青青不由得心里起了一阵怜惜:「老婆,真是辛苦你了,你对我太好了。」

青青也缓过神来,皱着鼻子娇嗔:「好腥啊,难闻死了。」

「那赶紧去洗洗吧,我也被说的有点惭愧。」

话音刚落,青青就拉起被子掩着衣服冲向浴室,留下我光溜溜的身子苦笑。

打打闹闹的洗漱完毕,我和青青一起坐在桌上吃早饭,看着脸上还泛红的青青,不由得打趣道:「昨天某人貌似很快活哦!」

不许说,青青急忙用筷子敲我的头。说完更是害羞的快把头埋到碗里了。

「不过,真的不快乐么?」我不依不饶。

「嗯」青青用鼻子闷声到「不快乐啊?那以后就算了。」我故意道青青斜了我一眼,用蚊子般低的声音:「也不是啦,还好啦。」

「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到啊」

「还好啦,我挺喜欢的。」说完青青更害羞了。

啊?这下轮到我吃惊了,看着娇羞的青青,简直跟我以前认识的不是同一个人嘛,看来老赵的方法真的有用啊。

我开心的搂过青青大大的吻了鲜艳的红唇:「那以后你可要多听老公的话咯!」

刚说完就拎起包火速冲出门留下一句:「老婆我去上班啦,乖乖等我晚上回来哦。」留下恨不得转进地缝的青青扬长而去。

来到公司刚放下包就传来一阵奸笑声,接着一个超大体格的胖子映入我的眼帘,这家伙是我的同事兼死党猪肉荣,一米七的个子却有两百三十斤的体重,就像七龙珠里的魔人欧布,跟我是无话不谈的损友。猪肉荣一把搂过我的肩膀鼻子不停的抽动:「小子,我怎么闻到一股开心的味道,快说,是不是有了什么好事。」

「靠,你是萨摩啊,光靠鼻子都能问出来。」

「放屁,小爷我可是福尔摩斯,看你满面桃花脚步轻盈,嘴角含笑我就知道你准有好事发生,快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我鄙夷的看着胖子,「你这货没有女朋友是不会懂的。」

「妈的,老子女朋友都能组成一支足球队,用得着你挖苦我。哦,我懂了,原来是跟嫂子的事啊。我懂了我懂了。怎么样,是不是关于那方面有了进步。」

「果然是萨摩,哦不,福尔摩斯,只凭一句话就能猜个大概,」我对胖子竖了竖大拇指。

胖子是我的头号损友哥们儿,当然这些事情我也没有瞒过他,早前喝酒的时候就交过心,谈论过关于我和女朋友青青之间不够亲密的问题,当然这货也给我支过不少的招,不过我严重怀疑这货是不是有点变态,他老是说我对我女朋友太客气,这点跟赵哥类似,让我不要太宠着青青,要MAN一点,还分享给了我几步日本电影,我看了总觉得这货有点sm情结。「没安好心。」我骂道。

「奶奶的,小爷这是关心你,自从上次听你说嫂子的事后我想了无数天,熬了无数不眠之夜,给你出了那么多主意,现在你小子事情办完了就翻脸不认账啊?」

「我去,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

「小爷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脸。」

「无耻,i服了you。」我极度鄙视。

胖子朝四周鬼鬼祟祟的看了看,低声说:「讲讲看,究竟怎么办的?小爷也好累积累积经验。」

看到胖子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我也只好把昨晚的事讲了个大概,谁让我们是无话不说的好哥们呢。

「我靠,原来嫂子内里这么骚啊?」

「骚你妹啊,这是我调教的好。」

「那你去给我调教调教咱们公司的前台试试。」

噗!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咱们公司的前台长的那叫一个惨不忍睹,比凤姐还凤姐,偏偏还自以为好看,一天到晚画的妆能吓死鬼。

「哥们儿,我只负责传授经验,这么艰巨的任务我看还是交给你了。」

胖子回想起前台那副白日见鬼的容貌打了个冷颤,浑身肥肉一阵乱颤。

「还是算了,咱们别提她了,想想就不舒服。」

「谁让你先提的。」我骂道。

「得,算我不对,不过小子,这下你可以认同我的观点了吧。胖子显摆道:」

哥一直认为,对女人就要撕开她们虚荣的自尊心,将她们的人格尊严都破坏,这样才能彻底的得到她们的心。「

「去死,你这叫变态。」我抽了胖子一拳。

「谁内心深处不想变态点?就像你看我给你的片子你没感觉么?而且女人心海底针,你怎么知道她们到底怎么想的。」胖子嘀咕道。

「额……」我也不由得怀疑起来,确实,胖子给我的片子看的我激情澎湃,难道我内心也希望凌辱么?青青会接受么?

想了一天都想不出所以然,晚上晕晕沉沉的回到家,一开门,青青已经在客厅等我了:「老公,你回来啦!」青青跳过来抱着我。咦,好像哪里不一样,我仔细一观察,原来今天青青居然化了妆,平日里不施粉黛的女友怎么突然打扮起来了,我不由的疑惑起来,看着青青红艳艳的脸,脑海里不由的浮想起胖子的话,难道女人真的内心渴望被凌辱渴望被征服么!

晚上到了床上,青青也表现的比平日更多了些主动,叫床声也放开了许多,让我一下子觉得女友像是换了个人,不由得我动作时更加粗鲁了许多,青青的反应更加强烈了。

当下我加快速度,用力捏揉着青青的大奶,喝道:「贱货,今天晚上干死你。」

贱货两个字像是一句咒语似的,青青表现的更激烈了,叫床声更大了。

我一下子想通了,原来女友内心也是渴望的,看来越是外表清纯保守的女人越是渴望黑暗的东西。

我该急插为缓动,仔细的观察女友。

「老公,快一点,用力一点…」青青反而忍不住。

「怎么啦?要我做什么啊?」我逗她。

青青紧紧闭着眼,头扭下一边躲着我:「就是插的快一点啦!」

「用什么东西插呢?」我更不着急了。

我看她羞得不吱声更是停了下来。

「用你的下面。」青青急了。

「下面?下面什么啊?」我故意装不懂。

「哎呀,不要逗我啦,用你的弟弟啦。」青青已经在控制不住的扭动臀部了。

「弟弟?我弟弟是谁啊?」我怕过犹不及随即一下深一下浅的逗弄着。

「就是你的肉棒啦,快点插我,我好想要,好痒。」青青的阴户想饥饿的婴儿嘴一样很大力的吸着我的肉棒,像是要把我的肉棒全部吃下去似的。

青青终于说出了这句话,我性致更加昂扬,动作虽然加快,但是只插进去三分之一的长度,刚好能搔到一点青青的痒处。

果然青青忍不住:「老公,用你的肉棒用力干我啊。」

「我下面好痒,对,再用力一点,不要疼惜我。」

「用力干?干谁啊?」

「干我啊,干青青。」女友紧紧的抱着我。

「啊…啊啊…啊…干我…」

「你是谁啊?」

「我是青青啊…我是你的老婆…」

我用力的插进去。「啊…」青青忍不住刺激大叫。

「快啊,我要到了,干死我吧,我是小贱货,干死小贱货吧…」

「啊…插到我子宫了…老公…用力干小贱货吧…小贱货要你的大肉棒…插死我…用力插死我…啊…啊啊…快点…小贱货要到了…」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我要到了…老公,小贱货到了。」

「老婆,我也快到了,我要射了」

「射吧,这几天都是安全期,射在我体内吧,不会怀孕的。」青青尖叫起来。

随着噗呲噗呲的抽插声,青青像昨晚一样用尽全力抱着我达到了高潮,温暖的淫水像地底涌出的温泉浇灌在我的龟头上,阴道剧烈的收缩像泡过热水的粗棉线一样裹着我急速抽动的阳具,几秒后我的精关一松,鼓胀间喷射出了无数精华。

沿着顶开的子宫颈冲进女友的子宫里,灌溉着这片肥沃的土壤,烫的女友更是飞上云端。

我们两人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相拥,数分钟后才缓过气来,青青依偎在我怀里,贴着我的胸口听着我咚咚的心跳,说:「老公,我好爱你。」

我一只手环着青青的细腰,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青青那饱满的乳房:「老婆,我现在知道什么叫精尽人亡了。」

「讨厌!」青青拍开我作怪的手低声说:「老公,其实从昨晚开始,我就觉得你不一样了,不过我很喜欢不一样的你。」

「是么?那你承认你是小骚货了?」我暗自兴奋。

「你觉得我是骚货那我就是骚货,不过我只是老公一个人的小骚货。」

看着青青美丽的脸庞,从这么一个纯洁如圣女的女孩嘴里说出这样的承诺,真是让我非常的感动:「青青!我爱你」我认真的喊着女友的名字,「老公!我也爱你!」

青青也动情的回应我。

「那么下次我们可不可以尝试些更刺激的玩法?」我乘热打铁。

「恩,不过你不可以欺负我。」青青羞涩的回答。

「放心吧!我怎么会欺负你呢!」我将青青的头按在我的胸口,抚摸着女友柔顺的长发,哼哼,怎么会欺负呢,明明是你也快乐嘛,哈哈哈哈,我心里不由得计划起下一步的安排。

「待续」(第1页)(第2页)